出口降温隐忧大

我曾在本栏上一篇文章中指出,政府设下在第十一大马计划期间经济增长5至6%的目标可能无法达标,倘若生产力及资本对经济增长的贡献逊色于预期。

这篇文章里,我会专注从供需层面探讨此问题。

我了解在第十一大马计划下,政府依然预期,国内需求尤其是私人消费与私人投资,持续是推动大马经济增长的引擎。

虽然内需对国家经济增长很重要,也在对大马经济增长起着稳定的作用,但我认为,海外的市场远比内销市场更大,但政府的重视程度却不够。

事实上,大马的出口表现逐年降温。大马的实质出口,从第六大马计划(1991—95年)的平均每年增长16%,于第七大马计划(1996—2000年)减半至年均增长9%。

到了第八大马计划(2001-05年),有关增长率进一步放缓至6%,接着再于下来10年,即第九大马计划(2006—2010)及第十大马计划(2011-15年)期间,进一步减半至约2.3%。

出口引擎逐渐转弱

在第十一大马计划,政府预期实质出口增长率将再减缓至年均2.1%。

我对过去20年来,大马实质出口逐年放缓,并拉低我国整体经济增长深感忧虑。

由于出口引擎转弱,大马经济增长也每况愈下,从第六大马计划期间最高峰的年均增长9.5%,于第七及第八大马计划期间减半至约4.8%,接着再于第九大马计划期间减缓至年均4.5%。

到了第十大马计划,受惠于轻捷运及轻快铁延长线等大型基建计划及国家石油公司从国际原油价格高于每桶100美元,取得丰厚利润而作出更大资本开销的推动,大马年均经济增长率才反弹至越约5.3%。

但我坚信,大马须重振出口增长引擎,以让国家经济更强劲增长。

在这方面,我认为,政府需采取更开放的政策(当然这说易行难),以营造一个更具竞争力的环境,好让大马出口在全球需求持续疲软之际,仍可持续增长。

国内市场小经济难大增

在第十一大马计划下,政府预期内需继续作为国家经济增长引擎。事实上,政府预期,私人投资在这5年内年均增长6%,高于整体经济增长率。虽然这比第十大马计划期间的年均7%增幅稍微放缓,但仍是一股强劲的增长率。

同样的,私人投资也预计于第十一大马计划期间年均增长9%,这仍是不俗的增长率,尽管低于第十大马计划期间的13%增幅。相反的,公共开销及公共投资则预期放缓增长,这也和政府削减财政赤字的努力一致。

我认为,第十一大马计划的上述预期存在弱点,毕竟,国内市场太小,无法持续让大马取得更强劲的增长。何况,家庭债务及政府债务偏高,预料将限制国内需求增长。

家债攀至85%

事实上,第十大马计划期间,私人消费的强劲增长,已经导致家债从2005年的66%比重,于2014年攀升至85%。

尽管政府债务于2014年处于53%,仍处于占国内生产总值55%以下水平,但比起2008年的40%大幅度扬升。

此外,政府债务担保也从2008年的9%,于2014年跃升至约16%的高水平,而我相信还会进一步攀升。

总的来说,上述分析暗示,政府要达致第十一大马计划下预期的经济增长目标,将面临一定挑战,尤其政策大方向没有重大改善的话。

事实上,过去4个大马计划,我国都无法达致预期的经济增长目标。

尽管在这20年来,先后出现诸如1997/98年亚洲货币危机、2001网络泡沫、2008/09年美国次级房贷危机引爆的全球信贷危机,是我国无法达致经济增长目标的主因之一,但我认为,执行不力及吸引私人投资力道不足,也是个中主因。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