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协视窗:东盟自由贸易区起步艰难(4)不宜质疑缅甸资格

半年过后,自由贸易协议在马、新、泰、菲、汶莱、印尼6国生效。越南、寮国、柬埔寨、缅甸4国迟至2020年实行。

今年轮值东盟主席国的马来西亚,政局处于前所未见的混乱状态,剩下的时间又是那么短促。别说东盟一体化的经贸、安全保障及社会文化三大项目,是个沉重又复杂的负担,单单一个自由贸易,已经是千头万绪的大工程。

作为东盟今年度主席国的马来西亚,得用相当大的资源去应付政治的混乱,外交的余力,要为自由贸易这项东盟对外承诺作准备,肯定十分吃力。

经济界早已表示担心,认为自由贸易区的进度太慢,到年底,怕还无法顺利起航。

问题是,前首相敦马哈迪医生为罗兴亚族群的逃亡,指责缅甸的同时,直言缅甸已无资格再留在东盟这个大家庭内。

马哈迪并非一介平民,他这句说话,添加马来西亚外交的负担,甚至给东盟带来一场风波。

违反东盟一家概念

东盟,从来就受一项所谓不干涉他国内政的外交咒语束缚,更重要的是,东盟一体化的概念下,10国是东盟大家庭的成员,是一个整体,指缅甸须退出东盟,直接抵触东盟一家的共同概念,等于把家中的一分子逐出家门一样的严重。

马哈迪可以自辩说自己只是一介平民,这里有两个要点要厘清。

一‧一介平民,当然同样具备谈论一国政治与品格的条件,由于他曾是一国首长,仍有一定的民意支持,也有言论的论说影响力。他说缅甸不该留在东盟内,就不是普通人说出的普通谈话。

二‧这么一句话,一旦成为外交争执,却要马来西亚当政者去面对。

须完成两大使命

不得干涉他国内政,政界及一般人都一清二楚。罗兴亚人的事情,已经干扰到泰、马、印尼3个国家,可是没有一国敢越过不干涉他国内政这道界线。

现在,缅甸可以咬定叫缅甸退出东盟的主张违反“一个大家庭”的概念,也可能被扭曲到变作缅甸与马来西亚之间的议论,即使不致于成为即时的争论,难保不会在将来为另一件事议论时的障碍。

担任东盟区域组织的主席国,马来西亚这一年的外交责任比任何一个东盟成员国都重。要顺利领航区域自由贸易这个重任走上轨道,今年还有一项关系东盟前途的任务,就是结合东盟整体力量,跟中国达成南海准则。

南海准则,不止是外交上一句所谓共识那么单纯,要确保这项准则受到遵守,马来西亚才算完成重大使命!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