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坛旧事:梁园触发 旧体诗笔战

一场旧体诗学术论战,从《星槟日报》延烧到《光华日报》持续年余,创下大马华文报史上打笔战的纪录。

借诗唱酬互捧触发这场论战的是梁园,他于1968年11月13日在《星槟》发表〈关于旧体诗〉一文,针对当年北马报章开栏刊载五言和七言旧体诗,指“甚多中年以上”的闻人、医师、教师及文化界人士借旧体诗唱酬互捧,附庸风雅以展显维护民族文化之责,实则是同一鼻孔出气的酸味,脱离了时代气息和人生真实。

时年28岁,梁园批评诗者若不思另造新词,表现新思想、新境界,在某种程度上,抹杀了创作的效果,变成一种文字游戏。他认为,在创作上说,最重要的是表现个人真实的感情和思想,万万不能借典故卖弄博学,借技巧表现虚浮的形式;作者应注意到,不是文字和技巧去指导创作情绪,而是创作情绪去指导文字和技巧。

在60年代,新体诗开始萌芽,梁园的想法是要在五言和七言旧体诗的框架中注入新的精神和时代脉博。然而,那时代一批旧体诗作者盘踞一方天地,自醉自娱,老气横秋,对初生之犊梁园的揭疤,难忍而怒火中烧,这些“中年以上”的旧诗文人纷纷隐藏真身,以各种笔名撰文质疑梁园掌握旧体诗的才学能力,而梁园也不甘示弱以旧诗新语示范,当然,也引起一阵嘲讽和骂战。从最初在《星槟日报》副刊〈莲花河〉燃起的火苗,延伸到《光华日报》的副刊〈灿烂〉为主战场。

孤军战旧体诗诗人

持续年余的论战的文字几乎可以结集成书,但凡是辩论还是笔战,间中总会离题而人身攻击,这是常态。当年梁园虽广结众多文人,多数是年轻人,碍于对旧体诗没有论见基础,只能靠边观望。因此,梁园只获得极少数开明者的声援,但后力不足,基本上处在孤军作战之中。

小黑(陈奇杰,日新中学校长)提起陈年往事时写道:“低我一年级的同学林清忠(注:林放)是梁园非常要好的朋友,没有年龄的隔阂,令人瞩目。当时他们两人背对背迎战近体诗诗人的发难,腥风血雨,煞是精彩。……”那时梁园只有18、19岁。我仅仅出于情义相挺的冲动,凭着平时对唐诗宋词的肤浅认识,即时恶补古代和当时旧体诗的呈现差异,以一己之见也参与笔战。事隔47年,才有年少轻狂的后怕。

随着年代的老去,旧体诗在大马的作品仅限于一小部分人士默默耕耘,由于缺乏平台推广以及年轻一代中文水平低落,旧体诗已难造昔日辉煌,而由现代诗取而代之。梁园当年不惜犯众憎的见地得到了印证,文学创作如果抱残守缺,不思与时代并进,另立风彩,终究会因时代旋律难以产生共鸣,被群众弃离而逐渐湮没。半世纪前拥抱古代文化的风气,如今已近黄昏。

上则新闻 下则新闻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