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著不言苦 坚韧勤耕农

农业是血汗行业,少一分坚持,都无法完成绿色“长征”。

这一辑的《大地2》,为读者报道柚子、蛳蚶、芽菜生态世界,在三个农作故事,可看到农民的坚韧不拔的精神。


我的柚子生态世界
林树全 酵素改善品质

林树全曾在柔佛昔加末利民达的果园种植榴梿,14年的劳力却一无收获,付出惨痛代价。

在一筹莫展之际,他选择了柚子作为自己及果园重生的选项。虽然从零开始,却一丝不影响他的种植工作与调适的心境,毕竟要取得成果是必须历经复杂与艰辛的过程。

当果树幼小,还没有收入的那段日子,林树全只有依靠短期农作物轮耕交接,弥补生活的窘境。

如今果园累累的果实,与当初最艰难时刻是强烈比对,是林树全坚守不懈的成功证明。

林树全说,利民达居民大都是以务农为主,很多小园主都是有种植橡胶、油棕、榴梿及柚子。

这里生产的柚子以金山柚(Limau BesarLedang)最出名,及红柚(Limau Barli Merah)最著名。

以前大部分人种柚子都是以化肥为主,可是,树长久到了一个年龄后,就很快老化,因此,他用酵素与有机肥,来改善它的品质,使果树健康,果实的品质也会比较好。他是与朋友一起研究和商讨这些问题,有时也通过朋友上网拿一些资料,所以才了解有机肥料,逐渐才自己制造酵素。

采用了酵素,果树结出的柚子会很大粒。树又很壮,老化或遇到一些病害的问题,也逐渐减少。

他说,红柚的特征是它的形状比较扁身,而且上面有皱褶。若你摸它,好像有一层毛。

果肉是红色为最美。而且果肉多,皮又薄。

他种的金山柚,是以酸甜为主,非常爽口,很好吃。若是红柚,它只是甜,并会有很多汁。

我的蛳蚶生态世界
陈世喜 蔡海秀 捉蚶靠气力

在霹雳瓜拉牛拉土生土长的陈世喜已无法记忆起入行捕蚶的年龄,对她而言,长大即意味着是那一代年轻人分担家计的开始。

在那个年代,她们不问薪酬、不问性质,一切只知道努力及苦干。

作为女性捕蚶者,陈世喜了解无法拥有如男人般的力气挖出蛳蚶,她只能一手抓紧那长薄的木片作为辅助,木片上放着篮子,另一手握着简陋的捕蚶工具,在退潮的海上打捞着,即使是零星的几只蛳蚶,对她是最好的回馈。

她捕蚶数次险被大船撞上的她的小船,担心的家人极力劝说,却无法说服使她放弃这行业。

年近80陈世喜认为捕蚶并不工作,而是唯一的精神依托,清晨5点,她如常骑着脚踏车来到码头,再步履艰难地踩在海岸边凹凸不平的每一石块上,缓缓上船。

这一过程,如履薄冰,也是年迈捕蚶者一生走来、艰苦却坚持的生存道路。

只需浮板蚶笼

陈世喜说,从小就是捕蚶,不会捉其它水产如捕鱼、捕虾,因为捕捉的工具要几千令吉,而捉蚶只需要那个浮板和蚶笼,就可以赚取生计。

捉蚶谋生到现在,那个时候很多蚶,現在沒有人要从事行业了。

每个行业都是辛苦,捉蚶就是靠气力去挖,若捉到10包蚶,就能够赚几十令吉。

以前蚶在市场没有价钱,一包蚶2令吉至5令吉,现在价格好,捉蚶的工资与收入也不错。

蚶仔的价钱也不错,整包大约140令吉至150令吉,以前只有几十令吉而已。

她不支持孙儿捉蚶,现在捉蚶赚不到钱了,一天赚几十令吉,已不能够应付生计了。

她说,天一亮,就出来讨生活,赚到钱,就买米与买菜,没有其他奢求,这里是她最悠闲与最舒适居住的地方。

我的豆芽生态世界
周祯祥 坚持有机培植

追问一个农民何以务农,那恐怕是一个永远都无法解开的谜题。也许是一个感觉及天生的使命感,周祯祥就这样走到彭亨文冬好寡妇村。

最初他只是种蔬菜,听取朋友提议后,芽菜、豆苗、苜蓿芽与大豆芽就这样成为周祯祥的种植清单。

他坚决不依赖化学材料,利用自身的有机培植方式种出健康天然的芽菜。

起步时,他遇到不少问题的挑战,想尽方法阻止豆类腐烂,却仍是无效,反复的失败经验,使他领悟唯有合作,人与自然才能共存。

一味破坏自然只为索取更多不属自己的利益,恶果依旧会回归自身,害人害己与两败俱伤,是周祯祥务农拒绝的原则。

他最大的心愿,便就是在有生之年,将农业使命如湖水投石般,让一圈圈余波荡漾效应推及到每个人的身上,让人们真正走进农人的世界。

须浇水24小时

周祯祥说,豆芽、大豆芽和苜蓿芽需要水,平均每2小时浇一次,而豆苗则要用泥土来种。

24小时里都必须是要浇水,如果错过一轮浇水就完蛋了,若遇到停电,或者它遥控系统出问题,整批就豆芽毁了。

他持用山水培植,它从两公里以外引进来,水质很干净,但是他还是要过滤后才用,种出的芽菜好吃、甜及新鲜。

好寡妇村不是高原,高度大约400米左右,空气新鲜,很适合种豆芽和豆苗及其他的菜类。

他在10年前到了好寡妇村,开始是种菜,过后培植豆芽与豆苗。

他说,培植豆芽最重是处理的方法要快,因为它不能耐高温度,所以必须要用冷水,尤其是处理包装和进冷房也是要很快。

如果怠慢了一点,它的品质就变得不耐,基本若处理得当,所生产的芽菜可以耐上一个星期。

他说,在外面出售的豆芽是看不到豆的,它只有叶,没有根,而干是很肥大,因为他们用助长剂就不会生根,而它的干会变得很肥。在经营机农业10年,从未想过放弃,他想这可能是一个使命,现在他已经60岁了,希望可以再活10年,并这10年内做好有机农业,然后交给下一代。

他的目的不是要赚很多钱,就是想做一个方法,然后交给下一代继续。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