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倍谈话” 与“侵略” 论争

虽然离抗日战争胜利(日本投降)70周年还有2个月,但日本列岛却围绕着“侵略”两字而闹得沸沸扬扬,没完没了。继日皇在欢迎菲律宾总统小阿奎诺的晚宴上提反省二战以暗批安倍首相后,前首相村山富市与前自民党总裁河野洋平也忍无可忍,跳出来在记者会上劝安倍在战后70周年谈话中,继续使用“殖民地统治”与“侵略”两个重要字眼。

关键问题是,今年8月15日,既是亚洲国家反抗法西斯与军国主义胜利70周年,也是大日本帝国彻底失败之日子,作为受害国和加害国,都不应粗心大意,错过在这重要日子对历史反思,以巩固今后和平友好之基,造福下一代,不再让他们发动侵略战争和对历史百般玷辱的良机。

“侵略”,英文写“invasion”;日人与我们“同文同种”,也写“侵略(读sinryaku)”。中文解释是:“指一个国家(或几个国家联合起来)侵犯别国的领土、主权,掠夺并奴役别国的人民。侵略的主要形式是武装入侵,有时也采用政治干涉、经济和文化渗透等方式进行侵略”(《现代汉语词典》,商务)。日方呢?权威大词典《广辞苑》(岩波书店)是:“侵入他国并掠夺其土地”。言简意赅,不必再浪费笔墨演绎。

天皇也对侵略耿耿于怀

日本自明治时代抛弃恩师中国,积极模仿欧美侵略主义后,动辄出兵邻国,奸淫杀戮,还霸占人家土地(包括援引主张先占先有的“国际”法强占钓鱼岛等),把他们金银财宝和贵重文物搬回日本,充当推动日本经济现代化的财源(甲午战争后,中国赔日2亿两黄金,成为一股巨大推动力)。

非但如此,被日征服的软弱受害国除了赔钱,还须赔命,死伤惨重;每个人的死,都是令人惊心动魄的惨事,令亲人无法从记忆中磨灭。托大东亚“共荣”之福,20,000,000(2千万)亚洲人(新加坡人口的4倍)无谓牺牲,而日本本身也丧失310万条人命。

历史假如允许(if),即日本当年若没发动侵略战争,犹如今日日本般和平,不派兵出国外侵,不用武力解决国际纷争,则亚洲与日本的战死者皆零,大家生活愉快、平平安安。可见在和平宪法的约束下,战后70年间,日军没屠杀过一个外国人,非常伟大,与嗜血的战前相比,大相径庭。

对日本往昔的深重罪孽,连高高在上的天皇也耿耿于怀,为何安倍无动于衷,泰然处之,甚至玩文字游戏,三言两语就否定战犯罪责,并吝于使用“侵略”两字,又不说“谢罪”,难道“侵略”皆好人好事,万岁万岁万万岁,不值得用这贬词来否定之?

抑或亚洲人死太少,不值得用那两个字描述?

不错,安倍确是一名新型首相。第一,他对日本军国主义阴魂特别钟情,老是想感恩图报,为他们洗脱罪名,尽管遭受害国家抨击,仍勇往直前,绝不后退;别的首相,即其前辈如田中角荣和细川护煕等人,则有所顾虑,会悬崖勒马。

安倍太自大聪明反受误

又如10次参拜靖国神社的中曾根,面对邻国责难,终不得不妥协。其次,安倍自信太强,已落到夜郎自大之境地,人们评语都变耳边风,毫无作用。第三,他是一名精通合纵连横战术的“优秀”战略家。他不理会宪法禁止出口武器等大原则,积极对越、菲、澳等与华失和的国家出口武器、联合军演,献策出计,妄图组织反华包围圈,由小喽罗去找中国的麻烦,他则隔岸观火、幸灾乐祸。

但,聪明易被聪明误。安倍搞不清楚:认罪,受尊敬;不认,被诅咒。他也忘记:为一己政治利益而忽视历史事实,错上加错。历史的双眼雪亮而锐利,会注视着其一举一动、一言一行,好事名留青史,坏事恶行则会如实一一被记载下来。只是,以其长达3年余的政绩来看,任谁也看得出,他显然是“透支”了!

简直是好事多磨,左邻右舍对他皆贬多过褒,弹甚于赞,却不知聪明的安倍注意到否?其智囊们可曾献策,劝他回头是岸?

(作者为日本青森中央学院大学客座教授)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