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经济转型中系列182:市场开放·竞争激烈 中小企迎战全球化困境

一般上,中小型企业在国家经济发展上,扮演着重要的角色,大马也不列外。

根据大马公司注册局的资料显示,大型企业只占了国内企业总数的1%,余下99%为中小企业,当中以微型企业为主,占了79%,中型和小型企业分别占了2%和18%。

我国要迈向2020宏愿高收入国,中小型企业是不可忽略的一群。

以大马中小企业和其他国家的中小企业在国民生产总值比重做比较,可发现大马中小企业明显被忽视。

图1显示,在高收入国中,中小企业为国民生产总值贡献超过51%,在日本,其三分之二的生产总值来自中小企业。

生产力略逊一筹

如果与中收入国做比较,大马中小企业也略逊一筹,中收入国的中小企贡献为39%,而大马只贡献32%。

换个角度,若以员工生产力做比较(图2),大马中小企业员工生产力只有1万5000美元(约5万6200令吉),邻国新加坡是大马的3.67倍,韩国为我们的2.5倍。

若我们把视野缩小到与国内大型企业做比较,中小企业的生产能力只是大型企业的三分之一(图3)。

以上各项数据显示,中小企业是块未开发的宝玉。

此外,在一个大马经济模式中提到,如果大马要在2020年成为高收入国,其中一个重要指示为平均GDP增长率为6%。

中小企业的增长率略高于国内总价值增长率,因此中小企业在迈向高收入国的路上,将是一员重要的大将(图4)。

跨国企业占据优势

在2020中小企业发展大蓝图里,大马政府希望在2020年,中小企业为GDP贡献从目前的32%,提升到41%,就业机会提升3%至62%和贡献出口的四分之一份额。

但在全球化和讯息化时代里,中小企业将面对另一场未知的战场。商场如战场,强者生存,这是自古定义。

在全球化和讯息化的大时代里,市场开放是大势所趋。届时,中小企业面对的是在科技、品牌,价格等占优势的跨国企业。

这是让企业面对更加激烈的竞争。那么,全球化将会是中小企业的悲歌?

其实全球化带来了危机也带来了契机,要如何捉住契机?首先,必须先了解中小企业在营运上所面对的难题。

抗廉价品知识落后

根据世界银行报告,在知识运用上,大马明显落后其他亚洲高收入国如新加坡,香港,韩国等,只领先中国和泰国(如图5)。

因此,大马要跳出“中等收入陷阱”,知识运用非常重要。不然,市场开放后,大马如何与中国,泰国等廉价商品竞争?

此外,人力资源也是企业经营和成长的阻力。

根据调查,大马在企业经营上面对的第一阻力是人力资源;与其他高收入及中等收入国相比,大马所面对的人力资源阻力明显大得多。

熟练员工严重短缺

想必起一些发达国,如日本和新加坡等拥有48%的熟练员工,而大马只有28%的熟练员工。

这突显我国熟练员工严重短缺,也是迈向2020高收入国的绊脚石。

在大马,中小企业特别是制造业过于依赖外劳,而大部分的外劳从事不需特别技能的工作,企业必须先花时间与资金培训这些非熟练员工,这是一段漫长和需庞大资金的工程。也许如此,企业不愿负担更高的薪金或参与更多的培训计划。

根据国库控股研究指,国内企业支付员工的薪酬的平均成本为37.7%,远低于新加坡的63.3%和英国的68.9%。

可以发现,教育水品越高的国家,薪金也相应提高。

注重代工忽略创新

中小企业注重在代工或外包服务,这对企业盈利与薪金影响显著。

由于中小企业忽视研发,创造自家品牌,大多专注在原产品,低技术,低科技,劳工密集等低附加的产品,以致生产成本易受原产品或薪金波动等因素造成利润局限。

以苹果公司的智能手机为列,大家都知道是在中国组装,但从研发、零件生产、组装到物流,共涉及了9家公司,分布在美国、德国、韩国、日本及中国。

但苹果公司在中国的成本只有3.6%或6.54美元(约24.5令吉)的价值而已,制造业是所有成本的最低环节,高附加价值都在产权,研发和品牌上。

因此,苹果公司可以取得利润。

要取得高利润,并非增加营业额,更重要的是提高产品的附加价值,这都需加人才去提升产品附加价值。

员工和企业必须不断提升个人技能的附加价值,才有利竞争。

资金短缺成致命伤

中小型企业也面临资金短缺的致命伤,在缺乏知名产品下,一般上商业银行对中小型企业贷款缺乏兴趣而提高门槛,例如高利息。

此外,一些商业银行以中小企业没有正式会计记录如利润表,资产记录等成为被拒绝的理由。因此,许多中小型企业面临周转不灵而结业。

除此,教育程度不高,受语言方面局限导致华裔中小型企业家在接收质询是面临困难,特别是政府对中小型企业的拨款。

也许这样华裔中小型企业家对拨款反应不积极。

事实上,政府对中小型企业的重视,不亚于其他企业,例如,2015年的财政预算案,政府将拨出5000万令吉作为华裔中小型企业的基金。

此举的目地是为了协助华裔中小型业者,尤其是年轻的创业者,能有更多足够的资金周转及开拓业务。

因此,通过这项拨款,这将有利于中小企业涉及更多的商业及经济活动,让中小企业对于国家的贡献能够在2020年达到41%。

这证明了政府不仅重视中小型企业的未来,也注重华裔业者的发展。但是在更多时候,对于政府所提供的拨款,华裔中小型业者却处着被动的状态。

华裔中小型企业家认为政府里的小拿破伦会制造行政偏差,拒绝他们的申请。

因此,许多华裔业者都认为这些来自政府的拨款与自己毫无瓜葛,从而不积极或主动申请贷款。

提升产能融资困难

中小企业机构指出,中小企业在财务,技能和设施的咨询总开支上,大部分的开支花在财务资询。但从2006年开始,企业慢慢发觉生产技能的重要性,所以在花费上从2006年的1.56亿令吉,增加到2010年的7.1亿令吉。

若政府能够在资金上提供援助,这有助于中小企业提升生产技能的投资。

大马统计局的资料显示(图6),金融机构之前推广的资金辅助如微型贷款或其他中小企业贷款配套只惠及了中型企业,占了中型企业资金的47.7%。

其次,小型企业的30.7%资金来自金融机构,而微型企业只占了16%。中小企业主要融资来源于自身的盈利和业主自身的资金。

因此,若要企业增加投资在生产技力,资金是主要难题。

总结

善用科技加强宣传

中小企业注重在低品质产品,加上劳工密集或手工制造方式生产,这造成无法大量生产,间接造成无法接收大订单,例如政府和大企业对品质,生产能力,信誉有一定要求。

除此之外,中小企业也不注重品牌创造和市场开发。如之前所言,制造是整个产品生产环节里成本最低,但利润最少,而利润最高一环是品牌和设计。

假设中小企业无法从代工提升到设计制造或品牌制造,中小企业就会失去与顾客的议价能力。如果出价太高,顾客可以轻易转换另寻货源。因此,利润有限并无法提升员工薪金及生产能力等。

此外,大部份中小企业不重视市场营销,例如聘请非专业人士在市场营销,其中包括只让市场营销员服务现有的顾客,而忽略了开发新顾客。

大马经济普查报告(图7)中提到,平均只有13.4%的中小企业有做宣传,例如通过市场中介,广告,传单,互联网等方式,而86.6%并没任何方式的宣传活动。

90.4%微企没宣传

其中,微型企业高达90.4%忽略了宣传,非专业市场营销员也缺乏国际视野,无法开拓国际市场。

图8显示,高达73%的中小型企业没用到资讯科技在生意运做上,只有27%的企业运用资讯科技在日常运作上。

当中的三分之二运用互联网,而当中的12%有自家的网页,其他的88%则是让员工下载电影,上面子书来打发时间吧!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