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政策不仅影响经济, 更影响健康】系列1:经济不景应撙节或振兴?

当经济陷入不景气时,到底政府应该增加支出或力行撙节一直有不同的见解。支持应增加者,认为政府应积极扩大政府支出,以弥补民间消费投资的不足,刺激经济成长。然而主张政府应该力行撙节者,认为政府赤字过高不利经济成长,反而会造成通货膨胀,所以应减少支出,建立市场信心,经济才能好转。英国牛津大学史塔克勒(Stuckler)教授及美国史丹佛大学巴苏(Basu)教授以健康的角度来探讨经济政策的影响力,《失控的撙节》一书里他们发现,经济政策不仅影响经济,更影响健康。

经济不景 应撙节或振兴?

谢谢你参加这项临床试验,你可能不记得自己曾经报名,但早在2007年12月全球经济大衰退登场时,你就加入了。

本实验无需事先签同意书,也不用顾虑医疗安全。

治疗你的人不是医生或护士,而是政治人物、经济学家和财经官员。

实验期间,你和全球数十亿名受试者分别接受撙节法与振兴法这两大实验法的治疗。撙节法是以减轻负债和赤字症状,以及整治经济衰退现象为目标的处方,需要删减政府在健康保险、失业救济、住屋补贴等方面的支出。试用这个方法的初期,大家还不太清楚它可能产生的副作用。

撙节法紧缩财政

撙节实验刚展开时,预后情况既不乐观也不确定。

2007年,美国房市泡沫化,重创全球经济。英国首相卡梅伦(David Cameron)等政治人物,决定紧缩财政以降低赤字。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欧洲中央银行也强迫希腊、西班牙、意大利等其他欧洲国家进行撙节实验,要求政府大砍几十亿美元的社会福利预算。如果你接受的是撙节实验,你可能已经发现周遭世界有了重大改变。

振兴法健康福利不减

同一时间,某些政治则是反其道而行,选择为健康和社会安全网注入经费。如果你是振兴实验小组,也就是和瑞典、冰岛或丹麦人编在同一组,那么你所属的社区虽然受到失业和景气衰退的强烈冲击,多半不需要节衣缩食,政府会用振兴基金来加强健康与社会安全网。

假如你住在这种国家,你可能感受不到左邻右舍、医院人潮、食物价格,或者游民人数有多大变化。

这场实验并非振兴方案和撙节政策的首次对决。

80年前,美国就经历过此类大规模实验。当时,小罗斯福总统(Franklin Delano Roosevelt)为了摆脱经济大萧条,提出“新政”(New Deal)计划草案,并获得国会通过。推行新政不仅创造许多就业机会,也强化了美国的社会安全网。

不过,虽然不少州政府采行新政方案,也有一些州政府拒绝实施,两者产生的结果迥然不同。在支持新政的各州,大众健康普获改善,反对新政的几州却出现相反情况。距今20年前,结束共产体制后的俄罗斯,以及部分东亚国家在尝试紧缩开支后,下场也和美国这几州相去不远。

财务拮据影响健康

过去10年来,我们一直很关注经济危机(包括这次的经济大衰退)如何影响我们的健康。

我俩都经历过财务拮据以致于影响健康的窘境。大卫在高中时期曾为了追求嗜好,中途休学加入乐团,可是玩音乐赚不了大钱(成年之后回想起来,也觉得那个乐团没有当初以为的那么好),他只好靠打零工维生,不是在餐饮端盘子,就是帮公寓修东西。

后来他忽然被解雇,根本缴不起房租,不得不四处为家,睡过帐篷、汽车和朋友家的沙发。冬天来临后,他开始生病。自小患有气喘的他,先是得了支气管炎,后来又转成肺炎。他失去了工作,也就没有收入、健保和栖身处。最后,在家人资助下,他的躯体总算康复,还上了大学。

政策左右生死

桑杰也是从小就生活在疾病阴影中,母亲的肺部感染了球霉菌(流行于美国西南部沙漠区的“谷热症”),缠绵病榻多年。他父亲为了养家,跑遍各州找工作。全家大小经常出入医院,每星期还得请人把氧气机送进家里的车库备用。幸好桑杰是个数学高手,才得以进入麻省理工学院。就读大学部时,他发现数学领域跟生死扯得上关系———可从统计数字看出人类存活和死亡的原因。

我们是在念研究所时认识的,因为想帮助别人,两人都专攻公共卫生和医学研究。从那时起,我们一直在探讨社会和经济政策如何影响人类健康,因为这些政策比任何药物、手术或医疗保险更能左右大众生死。维护健康的起点不在医院或诊所,而应该从我们的住家和环境、我们摄取的食物、我们呼吸的空气,以及社会治安着手。

案例:
1.父亲被裁放火烧屋

8岁那年,奥莉薇亚睡到一半,她被右边脸颊的灼痛感惊醒,同时发现房间里黑烟弥漫,床单已窜起火舌。于是,她尖叫着冲出房门,正好撞进一名刚跑上楼来的救火员怀里,救火员立刻用毯子紧紧裹住她。后来,她在医院里听到护士们窃窃私语,才知道父亲因为发酒疯,放火把家给烧了。

事情发生在经济大衰退来袭的2009年春天,奥莉薇亚的父亲是名建筑工人,遭到裁员,当时还有数百万名美国人也丢了饭碗。有些人开始用毒品麻醉自己,有些人则是跟奥莉薇亚的父亲一样借酒浇愁。

她父亲最后因纵火罪被关进牢里,奥莉薇亚则需要接受密集的烧伤治疗,至于她在那个恐怖夜晚所受到的心理创伤,也必须经过多年的治疗才有机会痊愈。

2.退休金被削减嚷自杀

2012年4月4日早上,走投无路的克里斯图拉斯正准备前往位于希腊雅典市中心的国会大厦。这名70岁的老翁曾是药剂师,1994年退休之前,生活一直过得很好,现在却付不起医药费。因为新政府上台后,削减了他的退休金,日子变得苦不堪言。

那天早上,他走到雅典市中心的国会广场,步上国会大厦的台阶,用枪指着自己的脑袋宣布:“我不想自杀,是他们杀了我。”接着就扣下扳机。

后来,有人在他的小背包里发现一张纸条。他在留言中把希腊新政府拿来跟二战时期曾与德国纳粹狼狈为奸、被人民深恶痛绝的索拉柯格鲁(Georgios Tsolakoglou)政权相提并论:我没拿过政府半毛钱,而是凭自己的能力,花了35年存下一大笔养老金,现在就靠这些老本过日子,但是索拉柯格鲁政府剥夺了我的生路。我年事已高,没办法采取激烈反抗行动(不过,要是有同胞拿冲锋枪上阵,我一定跟在后头响应),又不想为了生存跑去翻捡垃圾桶里的食物。我除了用这种有尊严的方式结束自己的性命,别无他法。

《失控的撙节》作者简介
大卫‧史塔克勒David Stuckler
现任牛津大学资深研究主持人,兼任伦敦卫生暨热带医学学院荣誉研究员,目前住在英国牛津。

桑杰‧巴苏Sanjay Basu
史丹福大学疾病预防研究中心医学副教授与流行病学家,现居旧金山。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