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色燕子楼:鬼魅有情

有些电影其实也没多大“盼头”———有意与无意、半推或半就之间,竟也看了两集……本山人指的是温子仁导演之《阴儿房‧Insidious》系列。一直抗拒着类似惊栗悚灵异片,一边又神差鬼使的连看数部,有那力作《厉阴宅‧The Conjuring》,包括那笑容诡异得可怖的安娜贝尔———是的,隐然之中已经服膺了他掌握阴森气息的能耐,一间楼房屋宅,一些家庭成员,天亮到天黑,异声触动,暗影里无限被放大的恐惧,不知名灵体的袭击,都是让人毫无防备的一种“体验”。

似有形却无形的恐怖

温氏鬼片也不多花费特技,刻意制作浩大场面一一他明白越是平凡寻常,越是贴近尘俗,那种惧怕越是埋得深沉………仿佛就在周遭潜伏,夫妻和孩子们,人世间最为简单的关系,最为脆弱的组合,不断为世俗各种阻力试验,也少不了阴冥力量的干扰牵制,这种象征颇为微妙。《阴儿房第三章:从灵开始‧Insidious:Chapter3》剧情徐缓进行一一这回导演换了人,风格倒是延续着,叙事次序近乎别传前传,灵媒老妇一直婉拒问事,为的是不愿涉及灵界恩怨,这概念很是“东方”,如同干涉因果,且不得善终。惘惘之中的威胁,那幽冥黄泉所在地杀气腾腾飙出来的黑纱恶女,警告再三,令她心生畏惧……老观众自是洞察明了,在上集已然揭蛊灵媒最后的下场,但有趣的是避无可避,终究她今生身怀异能,注定要主持阴阳界的正义,当仁不让,于是心生勇气,悍然力抗邪灵,确实教人动容。灵媒手拎电灯闯“地府灵界”,真得“心口写个勇字”,她还要面对恶灵考验,随即有幻化亡夫形象出现,误导以为“人鬼情未了”,谁知她定力未减,识破诡计,遇鬼打鬼,遇魔打魔。

片中少女遭遇其实倒楣透顶———因受丧母之痛,思母日深,竟感觉夜来有异状,疑是母魂现形,想要一探究竟,却到底招惹公寓内阴灵邪魔,发生祸事,她因而腿断颈伤,不得动弹,入夜后怪状百出,险象环生。捉鬼二人组居然设了镜头在她身上,以求摄录映象……我想人心意识里少不了莫名之恐惧,幽黯不清,未来的冗长等待,内心百样想象,似有形却无形,这才是原始的恐怖。但也只有一切显像具体之后,大家才会松了一口气———不是么?众手手牵手,举行降灵会,唯见灵媒黯淡,表情扭曲,时而淡漠,时而惊恐,这种气围恍如山雨欲来,等到切到“观落阴”画面,方觉得事情有了眉目,一切总会了断。而少女昏沉沉,原来已被勾去三魂七魄,须要灵媒出马叫魂一一此段真令人倍感亲切,不就是中国民间鬼故事屡见不鲜的情节?紧要关头又要家人亡魂暗助一臂之力,骨肉情深,挽回一命……此鬼片披的是西方美国外衣,里内藏的倒是东方式鬼魅有情。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