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的年日

父亲离世10多天了,这10多天的情绪,起起伏伏,像做梦一样。我更担心姐姐,母亲安息后,这两年来,是她每天为父亲送早晚两餐。她的伤心,肯定比我们深!

无独有偶,母亲在我们为她庆祝69岁生日后离世,父亲也在我们为他庆祝79岁生日之后离开我们。父亲无三高病历,我们常说,他比母亲多活十年八年,应该没问题。没想到,他却因肺感染,入院5天后离开我们。

3周前,父亲来复诊,我们带他到一会友的家吃晚餐,并为他庆祝生日。父亲不知我们的安排,他惊讶地说:“为我庆祝生日?”热诚的会友,母子分别为父亲祝福祷告,加上媳妇的问候,使父亲无比高兴。

受难节第二天,父亲因咳嗽入院,他不断向姐姐询问,为何我们没有回去看他。外子因受难节和复活节在印尼棉兰教会讲道,我们答应他,星期一一定赶回去。星期一早上,我和外子出席了甲洞堂一会友的出殡礼拜,下午回乡到医院,父亲在睡觉,不管我们怎样叫,都叫不醒在说梦话的他,我们心知不妙。

记得叫“耶稣”的名

两小时后,我们再到医院,父亲睡醒了。他见了我们,显得很高兴。我们问他为何急着见我们?他说:“因为我怕我‘走车’,见不到你们最后一面。”外子问他:“如果‘走车’,你怕吗?”他说:“不怕。”“你知道你会去哪里吗?”“去天堂。”父亲看了看我,继续对外子说:“去找她母亲。”我们对他说,不论发生什么事,记得叫“耶稣”的名。至于他的后事,我们会像办母亲的后事那样,安排妥当。

入院第三天,因验血报告仍“不漂亮”,医生决定把父亲送去州属医院。在姐姐和两个弟弟随着救护车抵院后,父亲被送往急救室。医生因他肺弱,决定让他昏迷、插管。观察后,从急救室推往第七层病楼时,父亲在电梯内因“氧气进不了肺”而推回急救室。我们在路途中接到姐姐的电话,外子驾快车赶到医院时,医护人员已在围着他做心肺复苏(CPR),抢救他的性命!

两年前抢救母亲的画面,历历在目浮现我们眼前。我们痛哭、焦急、忧虑,忐忑不安,在死亡面前再次感到窒息!大弟说,当时母亲病情如此严重都能醒过来,父亲应该会好起来的。然而,从急救室到病楼,父亲都没有醒过来。我们寸步不离开地守着他。清晨4时半,他的心脏一再停顿,抢救5分钟后,他的脉搏又跳动了。医生问我们,若第三次再出状况,还要抢救吗?对生死离别做决定,我们万般不舍,悲痛到极点!

母亲离世时,我们来不及赶到现场,出于神的怜悯,我们在父亲临终前,全然陪伴他。下午,医生停止替他麻醉之后,父亲对我们的说话略有反应。我们在他耳边说话,叫他不要怕,叫他放心,不要担心我们。我们读圣经节、祷告,父亲最终在我们重复唱“十字架”诗歌时,于4月8日下午3时35分停止了呼吸。

神把他接回天家

我们后来从邻居口中知道,父亲在最后那个星期,已衰弱到“在家行动频频跌倒”,然而他却再三吩咐,不要告诉我们,免得我们担心。

《传道书》说:“凡事都有定期,天下万物都有定时。生有时,死有时。”父亲在世的年日到了,神因此把他接回天家。

丧礼过后,回到家里,我问小儿子:“阿弟,你有想念外公吗?”他不正式回答我,反而说了一句听起来似乎有道理的话:“外公现在在忙天上的事。”外子也安慰我说:“上帝既然把两个老人家都接回了天家,是时候要我们更专心事奉祂了。”

父亲曾向亲戚说,自母亲安息后,他过得很寂寞。我相信,如今他在天家,不但见到了母亲,也见到其他亲人。

“上帝要擦去他们一切的眼泪,不再有死亡、也不再有悲哀、哭号、疼痛,因为以前的事都过去了。”(启21:4)帝不但要擦去他们一切的眼泪,在基督里,上帝也要抹干我们的眼泪。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