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票遭窜改损失近16万 承包商不满调查怠慢

(吉隆坡13日讯)支票遭窜改个案再传,水电承包商两张支票被人“动手脚”,结果遭盗提15万8600令吉。

该承包商其中一张3000令吉的支票被偷后,改成7万9360令吉;另一张则是已兑换的支票遭重用,令他损失惨重,令他更为不满的是,尽管已经报警多时,但不获警方积极调查。

支票无法兑现揭发

无独有偶,有关支票被不法之徒兑现当天,他的手机与公司电话一度“离奇”失灵,加上银行“轻易”被提出钜款,令他怀疑这些非巧合,而是与支票遭窜改盗提事件有关。

承包商陈治全指出,他的两张支票是于去年10月30日遭人窜改和支出现款,他于隔日立即报警和向银行做出投诉,然而调查进度至今仍无进展。

他说,他于10月31日接获供应商的通知指,因银行户头内的存款不足,以致其公司发出的支票无法过账。

他当时立即向银行查证,银行指出他的户头在30日当天,遭人用支票支出了15万8600令吉的现款,因此户头内的存款不足,才会导致开给供应商的支票无法兑现。

陈治全今日透过行动党泗岩沫区国会议员林立迎召开记者会时,这样指出。

出席者包括行动党泗岩末花园支部主席游佳豪、副主席胡克耀、财政叶士恺、秘书赖俊权、副秘书林文祥和宣传秘书王志明。

名字及数目有异 已兑现支票被循环再用

陈治全说,他向警方报案及向银行作出投诉后,至今都没有进度,银行也拒绝提供他更多有关支票遭窜改事件的详细资料,并指只有得到警方的查案报告后,才能公开。

他感到很无奈,因警方迟迟没有展开调查,银行却连闭路电视录影也拒绝提供,因此向国家银行投诉,唯依然没有进展。

他指出,银行提供了该两张遭窃后窜改的支票和兑现的基本资料,他发现编号3577的支票原本是发给信用卡银行的,数额为3000令吉,可是资料却显示,支票抬头写的名字是他不认识的人士,数额也被改成7万9360令吉。

他说,第二张支票编号为3585,可是这支票是他在更早前就已兑现过,却被循环使用,同样的,支票抬头名字和数额也不一样了。

“我开的支票都是用打印机印出来的,支票表面都会凹凸不平,怎么会被人改掉支票的抬头名字和数额?”

银行坚持没失误

陈治全指出,他于今年1月再接获银行的信函,银行指他们从一开始都有根据正常程序来处理支票兑现的工作,包括致电确认开支票者的身分、支票抬头名字和数额等,同时有向领款人要求核对身分。

他说,他在接获银行寄来的月结单时发现,编号3585的支票,在月结单内却变成了编号9999,令他深感不解。

他指出,他对警方及银行调查此事的进度感到不满,因此决定若再没有下文,他将采取法律行动。

林立迎指出,银行的立场很明显是不承认失误。无论如何,他将向警方跟进这案件的调查进展。

事发当天联络工具全失灵

陈治全指出,一般上,在开出的支票被兑现前,他都会接获银行的电话,向他再三确认过账的数额和领款人的身分,唯10月30日当天却不曾接获任何来自银行的电话。

“我的手机在10月30日当天曾出状况,我接到电讯公司的讯息,通知我说因拖欠电话费,因此通讯服务被切断。”

陈治全指出,他从不曾拖欠电话费,可是在当天却无故被终止服务,于是便到电讯公司去查证和更换电话卡。

他说,岂料,在更换电话卡后,又再出现同样的问题,于是再次向电讯公司投诉。

他补充,在同一日,公司内的两架电话也同样出现状况,电话一直响不停,唯接听后却又没有声音,这样的情况一直持续至下午4时许。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