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的选择

美国政治学者布雷默(Bremmer)在其《美国全球角色的三个选择》一书建言:华府应全方位的检讨外交策略。他指出,全球遽变,许多人赶上来了;美国不能老是滞滞泥泥,白宫的外交必须反映国际现实。

美国不再事事插手

布雷默称:美国有三种选择:(一)唯我独尊Indispensable America,(二)通权达变(Moneyball America,(三)专注内政Independent America。

简单的说:(一)美国无可取代,全球非他领导不可。(二)美国无法事事插手,行动焦集在关键地区即可;换言之,有利时投入,没利时旁观。(三)摆脱所有的国际任务,专注国内建设。

民调的结果为26%,36%,及36%,显现民众的态度“平均分裂”。再从年龄层观察,39%,60岁以上者认为“无可取代”

是美国的标准路线;而41%,44岁以下者主张摆脱国际任务。换言之,乐龄人偏向美国继续担任国际警察,扮演好牛仔;年青的一代则退缩,只愿自扫门前雪。

在中国问题方面,民众一致认为,中国是美国最大的挑战,也同时是最大的机会。

台湾的奴性政治族

奥巴马其实已朝现实的方向使力,即通权达变,利益挂帅。

小布什出兵伊、阿两国;仗打胜了,但战后失控,新恐怖组织伊斯兰国崛起,得不偿失。在乌克兰,美国对俄罗斯奈何不得,担子交给了欧洲。白宫屡屡受挫后不想再吃亏。针对“重还亚洲”的命题,面对强势、非在海线突破不可的中国,奥巴马技巧的部署第一岛链列国排头应付,美国则从旁“指导”;用白话说:让别人去当炮灰。

台湾总统候选人蔡英文日前恭恭敬敬的到美国叩门,一头撞进美国怀抱,示意作华府围堵中国的伙伴,换取支持民进党执政。

蔡英文表示,上台后按“中华民国宪政体制”治台。在台湾时,她的主张是“维持现状”;到了美国人的跟前就拉高了一级。换言之,当选后不添麻烦,并“中规中矩”,配合美方的动作。

所谓“宪政”和“现状”,说穿了,都是逃避现实、极度游移,完全没有内涵的政治相声。

尊重宪法是任何国家领袖的基本态度,而只会维持现状的肯定是个无能的政府。

台式民主赋予台湾高度的言论自由,但也给政客烙上了一层“奴才性格”。总统候选人选前必到美国“叙职”或“面试”,低头哈腰。回来后则得意洋洋,把见过的次级官员以“美方高规接待”的样子宣扬!头一转,则对前往中国大陆对话者扣上“卖台”的大帽子,毫其无“尊严”!

没有旋律的政党

国民党则是个大老排排坐,口舌便给,算计深邃的老迈组织。党虽在国会占绝对的优势,但却被少数人挟持,动弹不得。

国民党亲中,但嚅嚅嗫嗫,没胆量站出来清楚的表明立场。打出的旗号叫“不统、不独、不武”;说白了,是另一种消极的“维持现状”,没作为的表征。国民党的论述找不到远景,没有动人的力量。它已沦为只有音符,没有旋律的政党。

”九合一”选举溃败后,国民党台面上的人物个个发抖,不敢自动出来应战总统大位。更荒诞的是对自告奋勇上阵,但和这些人不挂钩的同志却多方阻拦。

几经波折,一向不被看好,但思路清晰,言词犀利的立院副院长洪秀柱在高民调声援下逆流而上,给台湾的政治点起了一盏亮光。

勇敢开创大开大阖

《中国时报》发表社论“洪秀柱应勇敢的访问大陆”,给其打气。文称,洪秀柱有志于大位,就应“勇敢开创”,“大开大阖“,透过访问大陆,”提出更宏观、前瞻、有效可行的国家大方向、两岸新主张,带动两岸良性循环“。

结语称:”期待洪秀柱跳脱国民党虚娇的大酱缸“,直接和民众对话。《中时》突破闷局,够胆识,说了真话!

台湾的政治人物若对大陆的高飞假装看不到,或没有勇气和北京面对面讨论政治议题,而只懂得向美国输诚,台湾边缘化只是迟早的事。

2016年台湾总统大选,有机会胜出的肯定是勇敢开创,大开大阖的一位。

台湾的选民不落后,更不弱视,尤其是许多沉默的族群,不要低估!

〈作者为《全球竞争力》主编http://www.worldstt.com

上则新闻 下则新闻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