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交欠完善收费站包围 过路费涨?蒲种人更苦

(蒲种13日讯)巴生谷公共交通系统不完善,市民唯有贷款买车、付过路费寻方便,如今国内16大道酝酿8月喊涨,驾驶人士担心届时加重至少30%的过路费负担!

尤其是来自蒲种的驾驶人士,由于无完善交替路使用,大道成为当地市民出入东南西北方向的闸门,每月除需承担车贷及燃油费外,还有一笔为数不小的过路费开销。

蒲种区附近设有的大道计有白蒲大道、莎阿南大道、新街场大道及新班底谷大道;若是按平常5天工作日计算,每位车主每月单一收费站的过路费开销介于60至100令吉之间。

估计开销增加30%

有者若涉及两个收费站以上,开销肯定超出150令吉。

因此,一旦8月各大道过路费起价,介于20仙至1令吉的涨幅,将大大增加蒲种人负担,估计增加至少30%开销,让他们大呼吃不消。

《南洋商报》今日据内阁消息指国内16条大道涨价一事,在蒲种区内走访驾驶人士时,他们对内阁这项宣布深感不满,指人民生活已够苦,不该在这时期调整过路费。

他们指出,于今年4月1日落实的消费税,已为市场带来一轮冲击,除百物上涨,市民也面对钱不够用的压力,纷纷减少外出花费,冲击市场经济。

他们担心,事隔数月后,又宣布调涨过路费,将让车主深感吃不消;也担心加重运输成本,而引发另一轮涨风。

购车代步形势所逼 市民促先完善公交系统

受访者认为,政府应在完善公共交通系统后,才谈调高过路费课题。

他们说,时下拥车一族非爱炫一族,而是交通不完善,迫使民众购车代步,然而每月车贷、燃油费、泊车费及过路费,占据一般上班族薪金至少三分之一。

因此,他们担心,调高过路费会加重拥车一族的负担。

他们强调,巴生谷目前正积极展开捷运及轻快铁工程,预计明年可部分启用,加上快捷巴士的建设,可有效改善现有交通问题,希望政府考虑在完善公交系统后,才调过路费。

有者也不满巴生谷的大道过于拥挤,认为不该在这时候涨价,反之应该下降。

黄思汉:现阶段不应调涨 或号召居民到收费站抗议

金銮区州议员黄思汉指,若工程部在下月1日正式批准调涨国内16条大道过路费,他不排除号召蒲种区居民,一同前往白沙罗-蒲种大道(LDP)收费站抗议示威。

据了解,在待调涨的16条大道中,也包括白蒲大道,一旦获批涨收费,将从目前的1令吉60仙过路费,调涨至2令吉10仙。

黄思汉指,近日白蒲大道发生突发水灾问题,因此他认为在现阶段内工程部不应谈调涨过路费的事宜,而应先处理水灾问题。

“若工程部真的要起白蒲大道过路费,那首先要确保该条大道不会再发生水灾及塞车情况。”

他认为,调高过路费不合理,因此若真落实,可能会号召居民,展开请愿活动。

水果小贩●吴女士(53岁):若再涨水果或起价

自政府落实消费税,市面上不少必需品价钱都应声而起,如今大幅度调整巴生谷区内多条大道收费,担心小市民无法承受。

蒲种没有完善交替路衔接,我与先生每日从灵市途经白蒲大道,到蒲种做小生意,若该大道提高50仙过路费,每星期将额外增加7令吉开销,加上车油及泊车费,驾车是笔沉重开销。

市民生活已够苦,石油气杂货样样起,但身为小贩的我们却不敢起,担心食客抵制影响收入!

若涨风持续下去,只盼消费者莫怪我们起价。

洗车中心负责人●李添烨(28岁):给钱还塞车很无奈

在蒲种驾车是很无奈的,周围都是收费站,给了钱一样塞!尤其是从蒲种再也前往双威镇,繁忙时段,驾车往往需花上一小时,痛苦不甚,所以我平常都骑摩托车外出办事。

如今国内16条大道宣布将调整过路费,让蒲种人雪上加霜,这里居民进出都须付费,如白蒲大道、莎阿南大道、班底谷大道及新街场大道等。

每个收费站加数十仙,长期下去是笔大开销!我认为现有大道收费已是标准收费,不该再调整,车主也每定时纳税及路税,除非是降价,相信这是每个人的心声。

装修业者●叶展鹏(31岁):每月过路费250元

由于职业关系,经常需往外跑,加上家在蒲种,单单每月过路费,就高达250令吉以上;若是国内16条收费站如实在8月调整,每月过路费开销估计再增30%以上。

除过路费涨价外,也担心业者因运轮费增加而调整物价,加剧百姓开销。

其实捷运系统、轻快铁延伸工程即将完成,政府为何不在做好公交系统准备后,才谈涨价,现在说涨,肯定会让百姓面对另一轮打击。

例如在双威镇工作的蒲种人,就面对没有直通巴士往返两地的窘境,居民被逼买车付过路费,解决交通不便。

希望政府以民为本,先解决区内的公交问题,才谈过路费涨价一事,相信届时无人有异议。

行政人员●罗先生(58岁):恐引发另一轮涨风

居住在蒲种已有20多年了,自白蒲大道兴建后,居民生活受到了影响,出入除需给过路费外,还面对交通阻塞。

如今政府宣布即将涨整过路费,无异是加剧居民痛苦,因为除了去梳邦再也或灵市需给过路费,即使是下隆市或莎阿南方向,也需给过路费,使蒲种如同一个被收费站包围的城镇。

政府不该在消费税宣布落实后,短期内又宣布调高过路费,这无疑是把百姓逼向死角。

我母亲是小贩,生意深受消费税影响,不少家庭为节省开销,减少在外用餐,长期下去,必冲击市场走势,也让人担心调高过路费,会引发另一轮涨风。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