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如此愚蠢

敦马在部落格马不停蹄的借一马公司炮轰首相纳吉,列下了许多类似“用天价收购就快过期的发电厂”等疑窦,并直呼“为何政府如此愚蠢”?

其实,“蠢事”又何止这些?

政府去年如何对付11月嚷着涨价的收费站?赔偿逾5亿令吉,现在8月又“极有可能调整高达30%”———换言之,逾5亿令吉的赔偿金只有9个月的寿命———而最莫名其妙的是,这桩稳赚不赔的生意凭什么涨价呢?只能大呼促成这天煞交易的人“为何如此愚蠢”?

而首相跳出来的第一句话,是谴责泄密者背叛了内阁信任,却浑然不觉得相关“讨论”背叛了人民。

知法犯法或无法无天

拥有逾500亿资产(是正还是负则有待商榷)一马公司,竟然“不允许稽查公司德勤展开年度的审计账目工作”,这法定的审计工作就此被人“叮”掉了,而主席什么的却还可以玩失踪,部长什么的却都置身事外,然后所谓“独立的调查”就在基本账目也缺乏的情况之下展开———那不是知法犯法,而是无法无天,更是愚蠢之至。

敦马高调质问,副揆也不差,玩闭门会议,要求开除一马公司的总执行长,并在台上抛出非常清晰的见解:我从没想过世上会有负担如此沉重的公司,而这发生在马来西亚。

只是,如果身为副首相的他也如此后知后觉甚至置身事外的话,难不成他的潜台词是“一马公司的所有决策都超乎他的知情权,连他也是局外人”?

这句话只能被理解,却不能被接受。

针对这一切,纳吉有一句话说得非常好:有人指控一马公司洗黑钱,我并不知情,若有人因洗黑钱而有罪,法律会处置他们。

自己不懂却说别人错

这话是很吊诡的,何谓“若有人因洗黑钱而有罪”?仿佛洗黑钱本身还有商讨的空间,有没有罪么,交给法律处置就好,身为顾问的我,毫不知情。

首相不懂,副揆也不懂,前任首相最懂,然后不懂的首相却谴责最懂的前首相说他懂的都是错的,可是他不是说自己不懂吗?你不懂你怎么知道人家懂的对不对?到底你是懂不懂嘛?为何如此愚蠢?这问题献给纳吉领导的国阵政府,以及筛选他成为接棒人的敦马。

上则新闻 下则新闻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