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造隆中》陈校长春风化雨的岁月系列3:委曲求存 只为走更远的路

智者会不惜卧薪尝胆,待时机一到,就轰轰烈烈地大干一场。

70年代的中华改制事件发生后,中华被一分为二,自此开始了国中和独中共用校舍的尴尬局面。

碍于国家政策偏向于国中,独中不得不委曲求存,处处忍让割爱,就连学生上课也无奈必须屈就于炎热的下午班。

国中与独中本来就是两个截然不同的教育体系,除了行政和教学矛盾冲突不断之外,很多学校的设备,例如实验室和运动场,我们独中生一般上都不能使用,令我们不免产生“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的愤慨情绪。

不得影响国中生上课

有一件事让笔者的印象特别深刻。当时的国中校长勒令独中生抵达校园后严禁接近校舍,以免影响国中生上课的情绪。那时候,陈校长以及一班年纪不轻的老师们,经常都汗流狭背地挤在树阴底下陪伴学生们一起苦等国中下课的钟声响起。有一次我饥渴难耐,以为偷偷溜进食堂想买点东西充饥解渴应该没问题,结果让一位国中老师逮个正着而被狠狠地赏了几个耳光。事情发生后,我红着眼眶向陈校长投诉,不料校长当时只怜悯地模着我的头说,“孩子,忍一忍,我们很快就会搬去自己的新校舍。”

当时的我气愤难平,觉得平时颇有威严的陈校长,今天怎么会变得如此不济?年幼的我又怎么会知道,比起我身上小小的皮肉之苦,在那段内忧外患,危机不断的非常时期,陈校长所承受的压力和委曲又岂是一般人可以理解?

有一年,或许是某些有心人想进一步炫耀主权,中华国中打算把十多班的预备班设在下午上课。这对于当时已经不够课室使用的独中而言,犹如雪上加霜。那一次,陈校长终于忍无可忍且硬了性子,除了公然对国中校方和外界宣泄心中的不满,他还积极奔走于各华团和政府部门寻求解决的方案。后来经陈校长和国中校长多番激烈的交涉和笔战,再加上董事部和一群维护独中教育人士的声援支持和社会舆论的压力下,中华独中苟延残喘的生命才得以延续。

危机成就今天

我们最近与老校长忆述起这一段前尘往事,豁达的校长竟然对当年的国中校方以及一些看不起中华独中的人士心存感激。“当年如果不是被内忧外患逼得走投无路,我也不会被激发出难以想象的毅力和战斗力去应付层出不穷的危机,我更不得不加快步伐,一鼓作气完成建校,迁校的重任。”问起当时是什么力量支撑他走过那一段崎岖艰辛的道路,老校长的眼神却飘得好遥好远。“都是为了学生呐!”

至于我们一班受尽白眼以及寄人篱下之苦的学子们,也许在当时那种特殊的学习环境及压力下浸淫了几年,不但因彼此守望相助而培养出如兄弟姐妹般深厚的同窗之情,有不少同学还因此锻炼出忍让,谦虚和稳重的美德。

没有昔日的穷途末路,就不会有今日的浴火重生。

人生中难免会遇到一些很痛苦的经历。但是,这些经历往往会改变我们,带给我们深度,智慧和理念,继而成就了今天的我们。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