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MERS搅乱的美韩关系

青瓦台6月10日宣布,因为MERS(中东呼吸综合症)朴槿惠总统而推迟访美行程。对此,青瓦台、国会、媒体对此颇有争论,敏感的韩国人对于韩国外交总有自己不同寻常的解读。有些人甚至将朴槿惠总统的推迟出访视为“外交失礼”,但是基于韩国MERS疫情,也不得不接受青瓦台的决定。

MERS突袭韩国,让韩国人措手不及。尤其是,韩国政府、媒体、医院和韩国民众对于MERS都认识不足,对于初发疫情控制不力,导致感染者将MERS病毒带到中国、中国香港。甚至,对于香港防疫机构对病嫌隔离观察的正常行为,韩国人表现出不配合的态度。

这严重影响了韩国的国际形象,也让人怀疑韩国医疗卫生机构的防疫能力。韩国人的素养也被国际社会所看低。

这一切的责任,最终还是要青瓦台来承担,这让韩国人对朴槿惠总统更多了不满。她推迟访问美国,虽然获得了美方理解,但还是对美韩关系造成了困扰。

韩国对日既恨又嫉

在韩国的外交中,其战略主轴围绕着美中日三国而展开。美国攸关韩国战略安保,是韩国外交的核心。中韩经贸关系密切,而且韩国对中国影响朝鲜抱有期望。在安倍错乱历史观的影响下,韩国也和中国一起形成了在东北亚联合抗日的情势。韩日关系是美日韩同盟的一部分,韩国对日既恨又嫉———恨日本首相否认殖民和侵略历史,又在慰安妇问题上颠倒是非;嫉妒美日同盟关系超越美韩关系,对美日新同盟关系充满焦虑。

没有MERS困扰,韩国对于夹于中日韩三大国之间的“三明治国家”尴尬已经是痛苦万分。安倍首相访美受到最隆重的外交礼遇,让韩国备感失落。中日领导人之前在印尼实现会晤,也导致韩国民众认为朴槿惠总统对日关系缺乏机变。

总之,韩国媒体认为朴槿惠总统在中美日三国外交中进退失据。因而,韩国人希望朴槿惠总统本月14-18日的访美,来扭转韩美外交的颓势。

虽然韩国人认为奥巴马总统不会给予朴槿惠总统安倍那样的外交待遇,但他们认为朴槿惠访美可让美国了解韩国的立场,重视韩国在历史问题上的关切。从而纠偏失衡的美日韩三国同盟关系。

担心美韩渐行渐远

突如其来的MERS让韩国人陷入全民恐惧,也打乱了美韩外交的既定节奏。相比前者,后者更让韩国上下担忧,他们离不开美国提供的安全襄助,更担忧美日关系的密切让美韩关系渐行渐远。在韩国的外交天平上,美国才是让其安全和安心的砝码。

11日的韩国《中央日报》凸显韩国社会的这种矛盾心理。该报既对朴槿惠总统推迟访美“深感遗憾”,又称朴槿惠总统“应该全心全力投入控制MERS疫情”。

就MERS在韩国肆虐情况看,朴槿惠的确应该“先内后外”。毕竟,韩国MERS患者死亡人数增至10人,3000余人隔离,国民恐慌和怨愤情绪在发酵。朴槿惠总统此时出国访问,不利于国内防疫。但这恰恰是韩国的悲哀之处,从世越号沉船事件到MERS疫情爆发,韩国国民已经形成了固定的印象–朴槿惠处理突发事件缺乏经验和效率。因而,他们对于朴槿惠政府的“慢一拍”感到无可奈何。

内政一地鸡毛,外交境况更加糟糕。相比MERS的眼前困扰,韩国人更关心美韩关系向何处去,日韩关系如何解冻。尤其是对安倍强硬的历史观和即将来临的终战七十周年“安倍谈话”,韩国人会面临更加难耐的心理煎熬。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