旮旯时光:城中一抹红

三角梅又叫九重葛,我是新近才知道,而九重葛的名字很早就从印尼一位参赛的文友的散文中读到,完全没料到它以那么亲近的姿态走进我们的生活。

香港春来早,灿烂的杜鹃花喧闹了一季,已经有不少干枯的落英躺在枝叶下泥土上,像是完成报春使命的烈士遗骸;唯有三角梅依然精神抖擞,像一抹一抹的火焰,战天斗地似的,在我们家附近方圆几十里活跃万分,为灰黑二色的小城增添勃勃生气。

关注附近海滨、花园、街道两侧花圃的花卉,可说受自称“花痴”

的文友晓薇的影响,她十来年热爱花、拍摄花的的情怀,不逊色于我爱方块字;她将花拍出了美的极致,没有多少人可以达致她这种热忱。因此,每当我下楼,走进那花海中,总是会留意花卉们的盛衰去留,发现三角梅在争取人们的眼球方面依然强势欲夺冠,反倒是被选为香港市花的紫荆花,在我们这一带不太见影踪。

法国陆军官命名

三角梅又叫九重葛,我是新近才知道,而九重葛的名字很早就从印尼一位参赛的文友的散文中读到,完全没料到它以那么亲近的姿态走进我们的生活。这花儿给我无数的惊奇是其有关的知识,比如说其原产地是巴西、秘鲁、阿根廷;其命名是1768年有位法国陆军官L.A.de.Bougainville在巴西发现而命名,竟然有了那么悠久的历史!

还有最教我惊讶的是那三片卵圆型的花片并不是她的花或花瓣,而居然是它的花苞;它的花其实在中间,很小,因为三朵花并为一丛聚生,因此成为三角梅;而花苞薄如纸片,又称“纸花”,至于“九重葛”的另名,是因为它的生长由下而上,形成多重花簇而来。看,一种花而已,所包含的知识就那么多,真是太惊人了。像晓薇那样频频在花丛里走动日久的女子,毋庸置疑,早炼成了花博士。

并非对三角梅情有独锺,而是春季在香港,抬头放眼,低首走路,总是感觉到眼前周围有红影在晃动,那就是三角梅了。大型屋村的花槽总有成片的三角梅像禁不住的红色火焰喷发出来;大厦广场的走廊两边,三角梅与映山红并列着延伸到天际,像是长跑女子;浓荫下,三角梅东一处,西一株,无处不在,让人惊艳;甚至在天桥两边,也有三角梅围绕,装饰着匆匆的脚步。本来,小岛在春机勃发时可以见到不少花卉,不独三角梅为然。但在小岛尤其我们这一角最抢眼的,就是三角梅了!

点亮灰黑二色城市

我们的城市缺乏色彩,灰黑二色成了城市的基调,尤其是大雾弥天的时候,雾茫茫,灰沉沉,心情会因冷色而压抑而低沉,可是一重重三角梅、一丛丛、一团团、一抹抹地突然出现在我们眼前,为我们城市涂抹了喜悦的色彩,给予现代化的快捷一点浪漫,减轻了钢骨水泥森林的沉重,点缀着密集的大厦建筑群,眼睛为之一亮,心儿为之一喜,生活中不也是有那样的好人和事物吗?

春来早,最喜城中一抹红。

上则新闻 下则新闻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