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造隆中》陈校长春风化雨的岁月系列1:任重道远极其艰辛的使命

每个奇迹开始时,总是源于一种伟大的使命感。

今天的中华独中是经由两个重要的阶段蜕变而成。第一阶段是早期由先贤千辛万苦创办的中华,第二阶段是搬到吉隆坡怡保路继续发扬光大的中华。

中华创于1919年3月21日,前身为文良港中华小学,1939年才增办中学部,并改校名为《雪兰莪中华中小学》。

70年任职校长

1958年,中华由文良港搬迁至鹅唛路校址,次年由于学生人数增加,向教育部申请扩大班级不遂,只得注册为《中华中学下午班》。

1962年,在阴差阳错之下,学校被分成《中华国民型中学》与《中华独立中学》两校。结果造成上午班为国民型,下午班为独立中学的格局。

陈顺福校长于1965年在中华担任职员,1966年才担任教师,后来兼任事务主任。

1970年,基于对母校的浓厚感情,他于1970年的非常时期毅然接下校长一职。

当时的中华正值多事之秋,处处遭人白眼,而且面对严重的经济困境。此外,学校在513事件阴影的笼罩下,学生人数直线下降,全校只剩下172名学生。

令人惊讶的是,陈校长当时在近乎孤立无援,学校经营跌至谷底的情况下,在掌校短短的数年间令中华起死回生,校务不断扩张,学生人数与年俱增。笔者于1979年入读中华时,只是初中一的入学新生已经有9班(约450人),那种盛况与陈校长于1970年刚接管中华时,全校学生不足两百的窘境比较之下可谓有天渊之别。

更令人百思不得其解的是,陈校长当年在资金短缺,连教职员薪水都发不出的情况之下,竟然有能力网罗当时极富盛名的书法家李秀添先生,画家黄乃群先生等贤人达士加盟中华执教,加上原有经验丰富的教务人员,包括运动名家陈国华先生,数学名师黄雪莲女士,名音乐家陈洛汉先生等等,师资阵容堪称铿锵有声。

为教育牺牲

为了探出个究竟,我们多番想从陈校长的口中得到答案,无奈他每次都是谦卑地说:“哪里是我个人的功劳?是老师们肯为教育牺牲,很大因素也是为了捍卫母校和华教而愿意和中华同舟共济。

说起来也真的难为了他们,老师们当时的薪金微薄,而且经常还发不出粮呐;每当接近年关的时候,我每晚总是辗转难眠,好歹也得让老师们拿点钱回家过年哪……”每次说到这里他总是热泪满眶,我们也不忍心再继续追问下去。

可是挥之不去的疑团老在我们脑海中打转。

到底老校长是如何安抚这一众劳苦功高的老师们,让他们继续为中华无怨无悔地牺牲?老校长到底是如何把中华从谷底中拉出来?还有,在当时那么恶劣的情况下,中华如何与其他独中以及国民型中学“抢”学生?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