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收紧量宽‧增发外币公债 大马再陷“原罪” 窘境

(吉隆坡10日讯)美国即将收紧量宽及升息,经济学家认为,新兴市场包括印尼和我国,将再陷“原罪”窘境,即本币公债乏人问津,不得已增加发行外币公债,经济风险因而升高。

“原罪”窘境理论10年前相当流行,但美国量宽政策,让市场产生假象,以为这困境已消失。

惟美银美林研究驻新加坡经济学家蔡学敏说,美国一收紧量宽政策和升息,新兴市场所面对的问题就原形毕露!

国债殖利率破4%

他指出:“随着美联储(FED)将收紧量宽政策,且即将升息,新兴市场本币公债吸引力受打击,惟有转向外币公债。”

根据蔡学敏的报告,大马10年政府债券的殖利率已突破4%;印尼10年政府债券的殖利率也上涨至8.7%,创下15个月新高。

同时,大马政府今年4月发行了15亿美元(约55.5亿令吉)的回教债券活动,包括总值10亿美元(约37亿令吉)10年回债,和5亿美元的30年回债。

大马政府对上一次发外币公债,分别于2002年、2010年和2011年。

同时,国家石油(Petronas)3月也发售了总值50亿美元(约185亿令吉)的债券,这是该公司5年来首次发行外币债券。

蔡学敏还说,该行衡量各国本币和外币公债的“原罪”指数,大马从2009至2014年间的0.1,上扬到今年0.37。

“若一个国家的公债完全属于本币,指数等于0,越多外币公债就越接近1。”

印尼今年至今的“原罪”指数达0.67,是10年来最高。且该国政府也指出,未来满足2015调整后的财政预算案,也考虑发行达11亿至12亿美元(约41.14亿至44.88亿令吉)的外债。

提高货币错配风险

蔡学敏说,尽管亚洲国家在金融风暴中都吸取教训,了解到外币债务和汇率贬值,是造成危机主因,但还是无法避免“原罪”窘境。

他解释,外币债务太高,会影响国家金融稳定和政策,包括提高货币错配风险。

货币错配风险,也是导致亚洲金融风暴灾情更严重的主因。

此外,高水平的外币债务,还会面对外资撤走风险、国家信贷评级降低及降低货币政策的弹性。


小词典:无法以本币借贷

原罪论(originsin)是指一个国家的本币,不能用于国际的借贷,或是金融机构不再用本币来提供贷款。

在融资方面,一个国家发行公债来筹资,可能出现货币错配是期限借配的问题;例如借外币再配本币,而未来又得用外币来清还,又或是借短期贷款来应该长线需求。

这两种情况,都可能引发现金流动问题,而汇率波动则会造成资产平衡表效应。

例如当政府用美元向外融资,但在资产平衡表上必须记为本币,当汇率波动时,像我国令吉目前一直走贬,那么账目上的负债就会上升。

情况严重时,可能达到资不抵债,也就是技术上的破产。

在很多发展中国家,经常都是向外借外币来做国内的建设。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