椰子物语:住在老吉隆坡市中心的日子

刚刚因到某供应商拿羊肠(填猪肉碎香料,可做意大利香肠。)又回到半山芭;摩托穿过熟悉的街街巷巷,竟然有点感慨。曾经一度,这是我和爱伟熟悉的地区呵。

10年前,“椰子屋”位于老富都(Pudu Lama),所以在Jalan Galloway的“城市之光”公寓租了一个宿舍,日常经过,吃饭、看戏,都是半山芭、武吉免登、富都车站、茨厂街一带。那些日子,我们真正住在“老吉隆坡市中心”呵。

还记得5、6年前的新年倒数,我和爱伟不爱热闹也曾凑了个热闹,到武吉免登挤了一会。如今只记得忙着闪避人们乱吹乱喷的皂泡和纸花。可那身影还是幸福的。

低头看报纸

从前打烊之后,我和爱伟会到“啤律”出口不远,蕉赖路的“不夜天”吃宵夜。爱伟喜欢吃一档擂茶,要她做素食的也没问题。我呢,就随便找一点什么吃。重点是找一份报纸看,在手机还没那么流行的时代,我们其实也是“低头族”,低头读报纸,我们该是觉得惬意的。

众人熟悉的情景

有时客人多,实在是太夜打烊,吃了宵夜差不多是凌晨,来得及去“棠记饼家”门口等他们热烘烘新鲜出炉的烧饼、蛋挞、咸蛋酥,老婆饼……,想起都流口水呵。也有一两次,忘了是什么原因,我们还到了天桥底下摆放的凌晨摊挡,买了一大包的新鲜蔬菜水果回去。

不管是马六甲还是老富都时期,我摩哆篮子前堆着几与眼齐的蔬菜水果,后尾坐着也提着大包小包的爱伟,几乎是人人熟悉的情景。

因此,到了今天,如果看到我一人在外,有人见了会问:“爱伟呢?”或:“今天店没有开吗?”

因为听了当时员工阿燕老公的劝告,说爱伟的身体须吃点“热”的东西。有个时期,我和爱伟也常去天桥底下对面街,吃胡椒猪肚汤。同样是叫了东西,边吃边做低头族。胡椒猪肚汤老板可能拜得神多,生意做得很好。常见他手捧一束香,走到天桥底拜拜。

我因为是利物浦球队的球迷,有球踢的时候,也都是在半山芭、武吉免登一带逗留。要知道利物浦的球迷不容易找到地方看球,尤其有曼联、切尔西和阿申纳同样档期的时候。所以我是知道哪一家档口、餐馆是可以看到利物浦的。

足球赛多在半夜(尤其欧冠杯),所以多数是我一人在看。最伤心的一次,是有一回凌晨起身下楼看球回来,发现我们养的一头小猫,溜到街道中央给车辗死了。那是一头倍伴我们度过无数困难日子的小猫。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