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女儿涉毒品被捕!” 诈骗集团冒充警方骗走妇女7千

(关丹10日讯)电话诈骗案在国内外皆时有所闻,但粤语有句俗语:“桥不怕旧,最紧要受”,至今还是有人受骗!

这次,诈骗集团清楚掌握受害者的背景资料,自称为来自彭亨警察总部的警员,佯称华裔妇女的女儿因涉及毒品,之后转接律师游说以三四万令吉可以帮忙“搞定”脱罪,华妇救女心切不疑有他,误坠骗局,白白奉上逾7000令吉血汗钱。

家人电话全打不通

来自关丹英迪拉马哥达的曾女士(55岁,家庭主妇)今日在公正党德伦敦区州议员沈春祥的陪同下召开记者会,现身说法诉说来龙去脉,并借着亲身经历,警惕公众遇事时切忌方寸大乱,保持冷静,避免坠入骗子设下的陷阱。

她申诉,当时只担心爱女的安全,况且有关诈骗集团清楚掌握其女儿的资料,又自称是警方,在短短的1小时心理战术攻略下,期间“恰巧”又联络不上爱女、丈夫及其他家庭成员,以为女儿真的出事了,方寸大乱下才会轻易上当。

“昨日早上10时15分,在家中突然接获一名来自彭亨警察总部警方的来电,口操马来语,指小女儿因搭友人顺风车,警方在车内搜出毒品,而在吉隆坡一条大道被捕,目前在警局扣留所。”

“为了取信于我,他甚至可以读出女儿的个人资料、车牌号码、司机名字等,而电话里头也依稀传来女儿伤心哭泣的声音。”

“女儿单身时,我清楚知道女儿座驾车牌号码,但如今女儿出嫁了,我就不太清楚细节,也许因为这样轻易中招。”

她续称:“对方更声称,要见到女儿,并非没有机会,但就必须合作,否则提控上庭,大概要等3个星期才会见到女儿。”

钱放进后巷垃圾桶

曾女士说,3分钟后,一名自称有拿督头衔,口操本地华语口语的华人张姓律师接过电话,并吩咐她“帮女儿脱罪一事,不要跟人家讲”,而开出的“搞定”交易条件逾4万令吉。

“我告诉对方,我只是一名家庭主妇,没有那么多钱,只能暂时筹获7000令吉左右,对方也答允‘分期摊还’方案,并指示把现钱交到关丹大街一间银行后巷,及不可挂断手机的通话等。

她指出,在前往交钱的路上,在武吉乌美路发生意外,期间成功用平板电脑联络上丈夫。

“在抵达交钱地点,对方指示把钱丢进银行后巷的垃圾桶,而在我还未取车回家时,对方表示钱已收到,并吩咐不要讲出去,而其余的款项会继续追讨。”

“过后,我联络另一名在新加坡的女儿,辗转才得悉小女儿根本没事,才警觉已受骗,过程不到1小时半。”

拨电给“律师” 回应:你给人骗了!

曾女士指出,到警局报案时,尝试拨打给该名“律师”,佯称要付余款,而接电话的另一端回应:“你给人骗了!”,并声称也遇到相同的圈套骗局。

“我会留着这号码,等机会报仇!

“另一方面,其丈夫从太太口中“获悉”小女儿出事后,马上联络友人黄先生去银行协助太太,而黄先生在拨打3次电话后,终于接通,才确认朋友女儿无恙。

让事主无法联系子女 老千有能力截阻电话线

人民公正党德伦敦区州议员沈春祥指出,3天内已接获10宗类似诈骗案投诉,同时有关老千更声称是来自“彭亨警察总部”,影响警队声誉,希望警方尽速调查采取行动,逮捕犯案集团归案。

“类似案件中,歹徒似乎清楚掌握事主身分资料,甚至有通天能力截阻电话线,让事主无法第一时间联系上子女,骗局才可以得逞;而当中是否涉及内鬼,这有待警方调查。”

他指出,这类骗案的受骗者多为华裔妇女,桥段来来去去孩子涉毒或偷东西等,但歹徒却善用心理战术攻略,及华人不想“惹官非”心态,及相信“搞定”文化解决问题等,掌握事主弱点而一步一步坠入骗局不自知。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