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权至上?

回教党党员大会终于落幕,并没有意外,党内高职全部由宗教司揽括,具备专业学科的开明派被保守思维的宗教司派挡在门外。

“与火箭党绝交!”此影响重大的策略竟然不需经过党员大会辩论与议决便叫嚣震天,可见得高层领袖的意愿早已一致,不必理会其他党员的异议,更不需透过大会代表来辩论,反而推说是以长老协商理事会的意见为依归。

由此可知,回教党的长老会骑劫党员大会,权力过大,实属不当。矫枉过正的程序,令党员与代表只能事事听从长老会,形同傀儡。有人认为,万一这政党执政,一切只以党为依归,民主无望。

槟城州首长暨火箭党秘书长林冠英马上狠批回应,既然绝交,槟州回教党议员可以辞官职。

权位至上 信仰搁一边

在现实的生活中,信仰、权位与饭碗孰重孰轻?几天下来,除了一位在回教党改选时落败的原署理主席莫哈末沙布承诺即将依据党意辞职之外,其他人皆按兵不动。

由此可见,回教党的威胁论证明并没有把对手吓唬住,不得不回旋一句:“与火箭党绝交之事,将交由长老会议决定案。”

意味着为了权位,为了饭碗,先留下再说。换言之,信仰可以先搁一边。

民联三党,同床异梦并非是一个秘密!终极目标不一致,是它们的最大致命伤。除了公正党与火箭党之外,回教党的终极目标向来都以宗教大于政治,往往只以本身的宗教为考量,不顾多元社会的事实,以致三党矛盾此起彼落,怨声载道。

过往由回教党统治的州属族群比例相差太大,其他族群少,宗教信仰问题自然小,促成偏向保守思维,固步自封,但是如何统治多元社会的全国13州?

应提升信徒道德素养

针对回教教义限制售卖啤酒、猪肉宰杀与售卖范围等等,不同宗教信仰者为了避免不必要的冲突而处处忍让,这是防患未然,好听一点叫着“尊重”不同信仰。

厕所分男厕与女厕,是国际共识,但是如果连看戏也得男女分开两边坐位,那还真的是食古不化,钻牛角尖。这是尖端科技的年代,人要活在现代,而不是蛮荒时代中的神权世代。

一个开明的国度,人人都有信仰选择的自由权力,纵然没任何宗教信仰者也能得到宪法的保障。时代的巨轮永不为了某一方面,或因人而停滞不前。

如果为了避免信徒受诱惑而限制商家种种营运活动,将严重打击国家经济发展,不如加强本身内在的宗教教育,提升信徒的道德素养。

旺阿兹莎难摆平局面

政治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民联的裂痕,就在“宗教”异见,“根本”理念不同,无从解决,肯定更不是反对党主席暨公正党主席的旺阿兹莎所能摆平。

回教党主席哈迪阿旺极尽玩弄两面手法,一边宣称不能信任巫统,却频频与巫统高层暧昧往来。一边宣称回刑法会先在民联讨论,私底下已呈交到国会。一边叫嚣要与火箭党断交,却坚持留在民联,加据民联内部的裂痕。

回教党试图迫走火箭党,再来强势领导公正党,目的就是要成为民联的领头羊。这种令亲者痛,仇者快的两面手法,真绝呀!

大马和平回教协会(PasMa)酝酿筹组政党,意欲招揽回教专业分子,相信也能吸纳部分的失意各政党的巫裔加入。初期或许属于蚊子党,唯政坛上又即将出现一个单一族群政党或宗教政党涌现。是祸?是福?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