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常生活的种族主义

民众经常可在国内新闻阅读种族主义言论,尤其一些马来领袖偶尔会发表较为极端的种族主义看法。

其实,种族主义已不知不觉陷入人们的日常生活里而不自知,这也是我国社会危险之处,只要有人轻弹种族主义的敏感线,就可轻易撩起每个人的神经。而对于各族不同的“想像的共同体”,具有不同认知和刻板印象,有时加深各族的不信任感。

在多元族群社会,一般会出现两种情况:社会分歧会造成互相排斥、排挤,因争夺资源而产生“减”(-)的作用;社会融合则使各族共存共荣,包容异类,融合异同点,因整合资源而产生“加”(+)的作用。

很不幸地,纵使我国独立50年来,提倡多元、包容,接纳各族,最近甚至提出中庸之道,我国的多元社会情况,仍属于前者:分歧排斥。

种族主义渗入生活

最近笔者和家人的日常对话,猛然发现,这类分歧排斥的种族主义,已无意间渗入日常生活中,必须时刻反省,通过个人的醒悟,才能逐步消解种族主义对日常生活强烈得“无意识”的社会作用。

家人因为家里冰箱需要修理,就到住家附近寻找专门人员来家中修理,绕了几圈只找到友族的电器店,友族老板说他会修,而且可以马上来家中修理,据观察其主要客源是外劳,家人不放心,就表示需要再考虑。

后来经介绍找到华人老板,由于时间不恰当,无法及时前往,考虑很久,仍无法信任友族老板,即使他能及时提供服务,家人仍坚持等到华人老板有空才安排前来家中。

在此衡量过程中,家人完全以种族来判断,友族老板服务的客源主要是外劳,加上其肤色,直接认为这名老板的服务不牢靠,让他进来家门修理冰箱,也深觉不太安全。然而,这些标准是以种族来做的主观判断。

应建族群平等社会

一晚,笔者因工作关系必须忙到午夜才能回家。回到家中和未睡的家婆提到,幸好住宅区有围篱和保安亭,要不然住在上述友族居多的区就很危险了。

家婆也点头称这个种族人多的地方都是危险的,住宅区还是有保安巡逻较好。

如此再日常不过的对话后,我突然醒觉,为何我们的对话围绕夜归、治安时,会特别提到上述友族?而且上述友族的形象是和“危险”几乎等同,甚至,这个种族人越多代表危险程度越高。

笔者向来希望能建立族群平等的社会,没有歧视,不只是没有肤色之分,连性别、阶级、年龄等,都能公正平等,弱势族群能得到公平的待遇。但是,却无意中在日常生活里,也犯了种族歧视的行为。

上则新闻 下则新闻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