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缘:隶变 ———贤情学堂顾问郭温和老师

如果说我的前半生浸淫在音乐中,郭老师就是带我从音乐道路走进书画世界,改变了我后半生的重要人物。

从2002年开始就跟随郭温和老师学习书法,在他的鼓励下于2010年开办了贤情学堂。他对我艺术生命的影响之大,不亚于小时候的钢琴老师。如果说我的前半生浸淫在音乐中,郭老师就是带我从音乐道路走进书画世界,改变了我后半生的重要人物。

从前只弹钢琴不爱看书,现在居然拿起辛弃疾的宋词,或司马迁的史记,随时随地都可以读上两三个小时。我深深体会到中国文学的底蕴跟书法是相辅相成的。早上起床照照镜子,自己也不太敢相信镜子里面的我,虽然年华已逝,头发斑白,但那份自信是来自不断学习,有别于年轻时的那股傲气。

书法不等于写毛笔字

郭老师从美术教学投入笔墨导师生涯,桃李满门,阅人(学生)无数。或许可以这样说,他是最会“对付”学生的。我算是比较特殊的例子,老师知道我定不下来的性格,又爱在课上吃零食,就丢下一本宋徽宗的《瘦金体千字文》让我练习。这书体要求纤细却遒劲的线条,精致的细节尤其不能忽略,我只好坐下全神贯注地研习。那时才开始真正明白书法不等于写毛笔字,需要认真去思考。其实,与其说老师对付学生,不如说他是我们的推动力。明明是不太可能的事,在他“威逼利诱”下,学生都会配合,而出来的效果总是令人喜出望外。

两星期前是我们书法班连续16周“汉简”

的结业礼。秦代与汉代的竹简、木牍和帛书所留存下来的文字,是隶变过程(篆书演变成隶书)中产生的独特书体。虽说在马来西亚比较冷门,但近年随着出土文献愈见增加,在考古学家对其不断的研究之下,简牍的出土填补了秦代与汉代社会的历史空白,丰富的资料也吸引一班书法爱好者的垂青。

4个月特训

简牍书法不难学,尤其对一些长期书写楷书的学员来说,偶尔放松一下,暂时避开楷书严谨法度的规限,虽未必能立刻脱胎换骨,但为了体验不同的书写心态也值得尝试。就如我们12位同学,刚开始接触这些东歪西倒的文字,难免觉得无从入手,尤其看到那惊心动魄的笔触,更不知如何是好。撇与捺的夸张之势,很难想像古人是怎样一手拿着原寸只比筷子宽一点的竹签,一手握着毛笔来书写,还能抒发飘逸、古挫、率性等不一样的气质,岂是今人所能比拟?

经过4个月特训,不可能的任务在郭老师的“严厉”监督下进行。每个学员顺利地在8尺高的木版上挥洒自如。现场士气激昂,完成作品后,全体总动员用了一个多小时才能把48条“汉简”绑好,扛起来靠在学堂最大的墙壁上展示。我们大合照的背景也从未如此壮观!电视剧有《家变》,电影有《蝶变》,贤情学堂经过这场“隶变”后,会不会出现一番新气象呢?

上则新闻 下则新闻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