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政党未过半‧须组联合政府 土耳其政局恐陷动荡

(伊斯坦布尔8日讯)土耳其有回教渊源的执政党,正义与发展党(AKP)在星期日的国会大选中爆冷痛失绝对多数优势,对野心勃勃亟欲扩权的强人总统埃尔多安来说,不啻是一记重击。

由于正发党无法取得过半议席,必须寻求其他政党筹组联合政府,或自组少数政府,都可能为未来的政局带来动荡,甚至短期内可能再度举行选举,使到当地市场因政治不稳定而蒙受重挫。

埃尔多安领导的正发党在选举中受挫,虽然获得最多的四成一选票,但议席未能过半数,在550席中,只得258席,无法单独执政,需要同其他政党筹组联合政府。主要反对派共和人民党得票两成半,夺下132席;亲库尔德族的人民民主党得票达到13%,首次拿下79个席位。

人民民主党拒联合执政

根据土耳其选举制度,得票率超过10%以上的政党,才能按得票率分配议席。

首次跨越一成门槛取得国会议席的人民民主党党魁表明,不会同埃尔多安联合执政。埃尔多安去年由总理转任总统后,积极推动修改宪法,以获得更大权力,但他领导的正发党牵涉连串贪污丑闻,加上大力打压反政府示威,引起民众不满,本次大选得票率虽然最高,但远低于上一次2011年大选近50%得票率。

45天未组阁可重选

埃尔多安未来数天可能努力组建联合政府,如果45天内未能组阁,他可以要求重新选举。政局突变导致土耳其里拉对美元大跌4%,创历史新低。

这种不确定性还包括这位美国盟友的外交政策变化,埃尔多安一人独大时期,土耳其支持叙利亚境内回教反对派,也支持美国主导的对极端组织“回教国”(IS)的打击。如今埃尔多安蒙受重挫,意味着土耳其和美国以及北约的关系变得紧张。

美国国务院前土耳其问题专家亨利‧巴克尔向《华尔街日报》表示,选举失利对埃尔多安是沉重打击,将在未来一段时间对政局和外交政策造成不稳定。

巴克莱银行称,投资者认为单一政党领导的土耳其政府有利于市场稳定,但现在这一情况有变。

拟修宪扩总统权力 选民教训埃尔多安

土耳其执政党在国会选举中未获绝对多数席位,埃尔多安寻求通过修改宪法来建立总统民主制、扩大总统权力的想法落空,遭选民狠狠教训。

埃尔多安打算修改宪法,将土耳其从国会制转为类似美国的总统制,一如他在这次选战中强打的议题。然而,修改宪法需要国会三分之二的多数支持,选民不但拒绝让他所属的正义与发展党取得三分之二以上议席,还让该党执政13年来第一次无法单独执政,只取得区区四成议席,必须筹组联合政府。

土耳其花园城市大学分析专家古塞尔表示:“土耳其选民已说的很明白,他们不赞成转向总统制。”

事实上,在埃尔多安任总统前,土耳其的总统不过是虚位。埃尔多安任总统前,曾于2003年至2014年间担任总理。

随着埃尔多安可能寻求另一任总统任期,一直做到2024年,反对党忧心这可能是土耳其一人专政的开端。

分析人士说,将获得81个席位的民族行动党最有可能与埃尔多安所属的政党组建联合政府。但该党官员说,这种情况是否会发生还为时尚早。

本次大选共有5300多万合格选民,投票率高达86%,正发党只取得41%选票,显示选民纷纷站出来,向埃尔多安的强人梦说“不”。

库族奥巴马强势崛起

土耳其亲库尔德族的人民民主党(HDP)领袖德米尔塔什,这次带领人民民主党首次突破10%得票门槛,取得国会79个席次,一举跃居土耳其政坛的新兴势力。

在这场竞争激烈的国会大选中,德米尔塔什赢得非库族选票,并在7日大选前两天发生的爆炸攻击后,展现难得一见的政治家风范。

42岁的德米尔塔什是人民民主党王牌,去年参加总统大选,得票率近10%、得票数第三高,他的口才是该国政坛唯一能与现任总统埃尔多安一较高下的政治人物。

德米尔塔什最为人称道之处,在于将人民民主党改革成主流的开明政党,支持者除了占20%人口的库族,还扩大到世俗土耳其人、甚至妇女与同性恋者。

德米尔塔什因为出众的外表与辩才无碍,因此赢得“库族奥巴马”的封号。

德米尔塔什出生于库族占多数的东南部城市艾拉齐,是家中7名子女的老二。他15岁时参加一位疑似遭到安全部队谋杀的知名库族政治人物葬礼后,开始对自己的库德尔族身分有了意识。他去年接受媒体采访时说:“我终于明白我天生是库尔德族人。”

德米尔塔什于颇负盛名的安卡拉大学完成学业后,在迪亚巴克尔省担任人权律师,2007年踏入政坛后,便被视为政坛的明日之星。

经济低迷失业率高 陷入中等收入危机

土耳其近几年经济低迷,失业率攀升至11%,创5年新高,导致执政党的支持率不断下滑。

土耳其韬博经济与技术大学教授穆斯塔法表示,目前土耳其基础设施建设落后,贫富差距悬殊,经济结构需要调整。因此无论谁上台,发展经济的主旋律不会变。

“在这次大选中,我们可以看到反对党已明确提出一些具体的经济发展计划。比如主要的反对党(共和人民党)就提议一些经济发展项目,并将这些项目细化,而执政党也对这些项目有积极响应。”

他说,正发党2002年赢得国会选举前一年,土耳其经济曾陷入危机。但自2002年起,土耳其经济进入良性发展周期。国内生产总值(GDP)从2500亿美元增至2014年的8000亿美元。贸易增长也极其迅速,从1400亿美元上升至4500亿美元。人均GDP从3000多美元突飞猛进到1万美元以上。

然而现在土耳其经济缺少长期持续发展的原动力。经济依赖中等或较低科技含量的产品,而不是高附加值的生产模式。土耳其需要加强在高附加值产品的投资。这是很严重的问题,而且土耳其经济进入“中等收入陷阱”。

“要改变这样的局面,土耳其需要改变其经济体制,这不仅仅是指经济结构改革本身,还包括法律和教育领域的改革。因为中等收入陷阱的问题相当棘手。

即将上台的新政府必须面对这个经济结构不完善的问题。”

贫富差距严重 民众苦不堪言

正发党自2002年赢得国会选举以来,已连胜三届,执政长达13年。

对于埃尔多安的乾纲独断,土耳其民众心知肚明。当被问到“是否会给现政府再度执政4年的机会”时,土耳其人易卜拉欣告诉中国《第一财经日报》,他对于4年前自己的决定非常后悔,在他看来,正发党执政4年来“谎话连篇,腐败滋生,对于土耳其社会现状并没有明显的改变”。

这一点也得到了法提赫的认同。作为媒体人,法提赫明显感到近些年来,土耳其的媒体管制日趋严厉。

埃尔多安几度因为负面报道严惩法提赫所在的媒体,甚至差点砸了后者的饭碗,这使得法提赫决心不会把票投给正发党。

在土耳其生活了27年的华商陈伟说:“正发党连续执政13年,肯定有很多引起民众反感的地方。”

记者在街头遇到的极少数能说英文的商贩也表示不满现任政府,认为他们“泛宗教化”、极权、腐败,为普通百姓谋利不多,导致贫富差距严重、民众日子过得很辛苦。

当然,并不是所有人对现任政府有强烈不满。翻译员阿里说,他还是会支持正发党,但他的理由颇无奈———“因为没有其他更好的选择”。


背景资料:角逐国会选举的主要政党

第25届土耳其大国民议会选举7日举行,执政的正义与发展党(正发党)、主要反对党共和人民党、民族行动党和亲库尔德的人民民主党等20个政党以及独立竞选人将角逐国会550个议席。以下是参加角逐的主要政党基本情况:

正义与发展党:执政党,第一大政党,成立于2001年,是保守、温和的回教右翼政党。该党主张建立法律至上、尊重人权与自由的现代共和政体,建立并完善市场经济体系。现任主席为总理达武特奥卢。

2002年11月,该党在议会选举中获胜,实现一党执政,结束了土耳其自1987年以来多党联合执政的局面。

共和人民党:第二大政党,主要反对党。该党由共和国缔造者凯末尔‧阿塔图尔克于1923年创建,推崇社会民主和民族主义,坚持世俗化。

2010年,执掌共和人民党近20年的德尼兹‧巴伊卡尔因性丑闻辞职,克勒奇达若奥卢接任主席。

民族行动党:第三大政党,成立于1969年,为极端右翼民族主义政党。现任主席为德夫莱特‧巴赫切利。在2002年的选举中,民族行动党由于得票率低而未能获得国会的席位。

人民民主党:亲库尔德的政党,成立于2012年,属于回教左翼政党。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