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关灾难

前首相敦马哈迪医生在部落格撰文,对“前朋友”冷嘲热讽,也让人对首相纳吉的公关团队更有兴趣。

因为,敦马矛头所指的人,就是林国荣创意工艺大学的创办人,也是资深的广告人林国荣。

他如今已受委负责首相的公关策略,是首相数名公关顾问之一。

林国荣早在敦马当政的年代,就为敦马出谋划策负责宣传与包装。如今,他成了纳吉的公关团队红人,为了新老板,结果在1MDB课题跟敦马“分道扬镳”,以致敦马都要称他为“前朋友”。

纳吉当政的这几年实在是流年不利,尽管有公关团队在负责公关事务,可是纳吉的公关灾难还是屡次上演。

别的不说,去年年底东海岸大水灾事件,纳吉彷佛没有汲取他的前任敦阿都拉在柔南大水灾时依然出国度假结果引发批评的教训。结果,一张跟美国总统奥巴马打小白球的照片,顿时引发公关灾难。

应明白主流民意

当然,公关团队能宣称这是一早排定的行程,也可解释能跟奥巴马一同打球实属不易。可是,作为公关团队,就更应该明白主流民意是什么?人民所想所在乎是什么?

当东海岸洪水涛天,成千上万的人民流离失所,小老百姓怨气冲天,想要看到的就是国家领袖重视与体恤他们。这就是主流民意。

所以,如果行程已定无法取消,那么发布一张与奥巴马会面时,仍心系国内灾情忧心忡忡的照片,就远比一张笑脸盈盈与奥巴马打小白球的照片,来得更好。

纳吉这些日子的公关灾难,信手掂来就有很多例子。最近一宗,他在沙巴大地震依然照行程出访沙地的公关灾难,比起他缺席“没什么好隐瞒”对话会的公关灾难,实属小巫见大巫。

缺席失分更严重

首相办公厅指是警察总长鉴于安全问题而不主张首相赴会,结果全民义务律师主席拿督凯鲁安华又把矛头指向首相办公室的高级官员和其同僚没有“过度反应”,夸大吉隆坡世界贸易中心的情况,更指纳吉若出席可能会被嘘,结果最终首相缺席对话会。

不管究竟哪个是实情,由于缺席,都让纳吉陷入另一场公关灾难。

事实上,用小老百姓的观点来看,人们想要看到的是身为首相的应对。也就是说,在这么一场堪称是“主场”的对话会,只要纳吉出席,然后愿意花时间,诚恳地解答人们的疑问,哪怕现场有人嘘,哪怕马哈迪现在咄咄逼人,只要愿意出席,愿意聆听,愿意回应,即使得分不多,也不会比缺席的失分更严重。

如今,陷入连串公关灾难的首相纳吉,又会如何力挽狂澜?这当然由其公关团队去伤脑筋。

对我好就是好人

但是,纵观历史,当一个做领袖的失去了自信,而需过度依赖包装来拉抬声势时,这些领袖的政治化妆师,又或者公关策略大师,很可能会主张或者倾向武三思的逻辑。

谁是武三思?武三思就是武则天的侄子。《资治通鉴‧唐纪二十四》记载,武三思说,“我不知世间何者谓之善人,何者谓之恶人;但于我善者则为善人,于我恶者则为恶人耳。”

用白话来说,就是不分对错善恶了,总之对我好的就是好人,跟我作对的就是坏人。

于是,所谓的公关策略就不只是在替老板包装,还要打击、丑化、妖魔化跟老板作对的人。如果一个领袖走到这地步,会愈走愈偏,愈走愈自以為是,最后众叛亲离而不自知。

这才是大灾难。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