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字专栏:辞与修辞

你不会因为把花说成花而使花变得“太简单”。有时候,你在意要自己的话语“不简单”,多于在意花本身,就像你在意荣辱得失多于在意艺术。谁能完全不在意或不曾在意?所以连要求自己“显得不在意”也是可以不必在意的。你深入花,其实是深入自己。这是好的,这是美的基础。


上则新闻 下则新闻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