悼念加巴星律师

转眼,亡友加巴星律师已经逝世一年了。

悼念他,我特别难过。

或许那是因为我在采访工作跟他来往比较密切。他的政治活动我不感兴趣,所关心的是他所处理的法律事务、法庭案件。在他身上我学会了许多东西,法律知识、在庭上办案的窍门。

法律基础稳健,圣信法律原则,眼光独到,遇事胸膛上挂个“勇”字,他就勇往直前。这里应该补上一句:他的运气也比人好,好几次化险为夷。

这个人虽然自去年4月17日开始离开我们,但是从报章读到,有几宗由他亲自上庭办理,直到他逝世后才宣判的案件,他都得到胜利,惠及后人之余,让人更加思念他。

回教刑法逼着过来,而他在生时,曾誓言反对到底。相信如果他还健在,一定会怒吼一番,拦路阻截。一些熟悉他的人,相信他会在没有好办法中找出办法,不会轻易放弃反对,因为那是他的立场,坚定不移。

循规蹈矩

经常在旁观看他在庭上办案,即使是老资格,但还是循规蹈矩,一直维持对法官和同行的尊重。这种举止往往也相对的获他们的尊敬。发觉到只有在极稀少的情况下,他才会拿定主意,在庭上做出一些令人感到惊讶的事。即使发生这种情况,他经常都是经深思熟虑才展开一轮争议,因为他连最终答案都在掌握之中。

作为一位从政者,又是法律执业人士,他面对的各种挑战不间断过,努力钻研、沉着应对,是他的天赋特点。他曾经告诉我,好几次他都在最后一分钟找到破解之题,再次提起,仍然可以看得出他的喜悦和满足。不放过任何细节往往是他致胜之门。

在法庭,凭着对法律原则的坚持,他争论出许多新的原则和论点,在宪法、人权、人身自由等课题上都打开了好几扇门,纪录在我们的法律参考书里,有些是关系到他本人的法律权利、一些是关系人权、个人自由的挑战者提出诉讼。

他,人面广,心目中所想找寻的资料,短时间内就到手,任由他选择和使用。尤其是行动不便这些日子,要找的资料如雪花一样飘留在他桌上,细想,那全归平日待人和交情,乐意帮忙者多。

一个平时可以用双脚自己走路的人,车祸后要靠轮椅度日,起初时我为他的遭遇而难过,更怀疑他是否会因此而在政治和法律之途消沉下去。事实情况并非如此,一段痛楚和心情消沉之后,他竟能在轮椅上再度振作起来,将悲痛埋在一边,再度奋发向前。

风趣和幽默

一脸严肃,但他是一个很风趣和幽默的,尤其是关系到法律的课题,他可以制造很多笑话。

打开记忆之门,他曾经告诉我许多身边小故事,有些趣味十足,也有令人痛心难过。他,除了工作压力,真是笑看人生。

碰到老友,他会很珍惜彼此的相聚,把繁忙的工作丢到脑后。我很少跟他谈政治,来到法律,他有精准的思维,也听取他人意见。

作为他的老友,也考虑到他的健康情况。我曾暗地里对自己说,每天都奔走于法庭之间,难保有一天他的结束点也可能是在他的第二个家———法庭。万未料到,他竟是在一条公路上断魂,悲惨之突然,太残忍了,他不应该这样走了!

上则新闻 下则新闻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