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企图改变世界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欧洲分成两大阵营,一边是西欧,由美国统领,也组成北约军事机构;另一边是东欧,由苏联统领,也称之为社会主义国家,并曾有华沙公约军事组织。

经过廿年的变革,西欧与美国一道在60年代之后将西方的新文化及娱乐向全世界辐射,猫王的摇滚乐、披头四的狂野及一系列的开放政策影响了每个人的思维。而社会主义国家则力图抗拒这些时尚的娱乐文化“入侵”,认为它带来了靡靡之音,且荼毒青少年不求上进,也不务正业,因而禁止“输入”。于是有所谓“铁幕”(指苏联及东欧)和“竹幕”(指中国)的名词出现。

此外,在中东的回教世界和非洲的一些落后国家,也不可避免地受到西方文化的冲击。最明显的例子是伊朗,在巴列维国王的时代,他全面的西方化而使到年轻一代向西方看齐;但由于伊朗是什叶派回教徒居多的国家,一向以来奉行宗教习俗与生活,因此,一些有宗教意识的人和虔诚的教徒就起而反对这样的改变,进而反对伊朗国王。

改革忽略宗教力量

其中一位回教长老柯梅尼就是因为反对国王而不得流放法国14年之久。由于他的知名度和被视为宗教的偶像,因此,举凡伊朗人的示威或宗教节目,信徒们都高举柯梅尼的肖像。

虽然伊朗政府精锐的武装力量,也有遍布各地的警探,但因为这个体制和政权也衍生了贪污和滥权,也就触使人民对现政权更加反感。

1979年,伊朗的一场浩大与史无前例的宗教革命竟然在短时间内推翻和埋葬巴列维王朝,国王与家人仓促出走后,定居埃及,1980年病逝;在临终前,这位前国王承认他的错误是太快的改革,忽略了宗教的潜在力量。

当柯梅尼回返伊朗后,他就推行政教合一的体制,把原先的制度全面颠覆回来,并以宗教至上进行统治。

因为伊朗宗教革命的成功,也刺激了逊尼派的回教徒起事,各个回教国家都加紧回教化,除了作为抗拒西方文化外,也防止回教世界被西化(在今天,土耳其显然是集宗教与西化于一炉的国家)。

宗教改变世界秩序

也正是1979年,苏联大军开入阿富汗,以保卫“社会主义政权”为由。它激发美国通过援助,鼓动中东的回教徒到阿富汗打“圣战”,企图用宗教打败苏军的侵略。

讵料在对付苏军入侵阿富汗的10年内,竟冒出了一位在后来成为恐怖大亨的奥萨马拉登及其基地组织;还有另外一个是打着宗教旗帜的塔利班组织。当苏军在1989年撤退后(第二年苏联宣告解体,东欧变色,东西德重新统一,共党老大扑地不起),奥萨马就与塔利班的头子奥马尔联手,而在1996年在阿富汗建立起另一个神权国家。更令美国震惊的是,逊尼派的奥萨马调过头来把美国视为新的敌人,且向美国宣战,理由是美国没有协助巴勒斯坦人立国,反而偏袒以色列。

这种新仇旧恨使到回教国家内的极端分子动了起来,他们再也不能忍受美国的霸权政治,因而有了2001年的“911”事件发生(纽约两栋摩天大楼被恐怖分子用抢来的飞机撞毁,肇近3000人死亡)。这意味着继伊朗之后,原教旨主义者正力图用宗教的力量改变世界的秩序,也向美国的权威挑战。

回教国手段更残暴

不过,在911事件后,美国再也不能容忍阿富汗的神权政府,在2001年的12月全面出击,一举消灭塔利班政权和基地卡依达(al-Queda)组织。

接着在两年后,也就是2003年又向另一个被认为“邪恶轴心”的伊拉克全面进攻,萨达姆政权很快分崩离析,连他本身也被送上绞刑台。

遗憾的是,这种以暴易暴的行为在10年后又衍生更恐怖和无人性的组织,在2014年崛起的“哈里发回教国”(IS/ISIS/ISIL)正以残暴的手段在伊拉克及叙利亚发起攻势;而塔利班也在阿富汗死灰复燃。

这意味着用宗教来抗拒和对付西方文化的斗争已变质和转化成为向全世界世俗政体的全面挑衅,短短的半个世纪,科技的革命虽已带来一个新的世界,但另一方面,世界竟然回到了宗教抗争的时代,真让人无法理解。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