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农立业:木薯照样吃香

在一个结婚宴席上,同桌的9个人,包括我居然有6人来自梹州各地,那位来自大山脚的朋友,现在是某挂牌公司的股东说他父亲从前有木薯厂。

刚看过一篇木薯的文章,作者是大马农业研究及发展的陈瑞莲博士,一位地下茎或块根作物如木薯、番薯的专家。文章搜集了很多资料发表在拉曼大学出版的第二期“农业科学”里。“农业科学”偏重学术含量,农友希望从中得到改善作物的知识或启示却没有。不过,学术和实践必须相辅相成,农业才会健康发展。“农业科学”以英文出版,通过网络传达世界各国让读者下载。

泰国输出大量木薯

今天巴刹或农民市集找不到木薯,但有年纪的人对木薯不会生疏。在印尼的油棕园里,我随口提起木薯,中餐的桌面上就摆了Tapai(发酵木薯)和刚蒸熟一节节的木薯。沾上白糖不就是我小时候常吃的“糕点”吗?

大马的木薯厂及木薯种地都不大,随着国家经济转型,木薯业静悄悄消失被遗忘。要维持一个小型木薯厂需要在平地种上2000公顷木薯才能供应足够的原料。不过泰国的木薯业却不小,向欧洲输出大量的薯片和薯粒。

日本占据马来亚那3年8个月,我们不停在门前那片地上种木薯,因为木薯贱生,所谓Tanam,tinggal,tuai(种下,不理,收成)。当然,世界上没有一种作物是不需要施肥的,不施肥愈种愈没有收成。等到我将垃圾堆烧过后的土和灰,鸡粪及尿液施放后,木薯及花生又有收成了。

小时候我就有了施肥增产的经验。在泰国一些地方木薯连续种了40年。

日据期间,物质匮乏,木薯可做粮食。木薯长在土里,地面上的天灾人祸影响不到它,饥荒时从土里把木薯挖出来吃救命。

施点肥木薯每公顷的产量可达3吨,和别的作物比,木薯需要较多的钾,较少的氮和磷。

苦木薯及叶不能吃

在大马,木薯的病虫害比它的原产地南美洲国家少,在哥伦比亚的国际热带农业中心(CIAT)收集了世界28个国家的木薯,共有6000多个树种。

我想起纽西兰的国际番茄收集中心,我一株株看,身旁的华裔番薯专家道格拉斯‧阎说,它们像沙滩上的比基尼女郎,各自风骚,除了紫色的花,还有黄花和白花。叶片的大小及叶缘的形态也多样化,可惜看不到土壤里有多少不定根形成番薯。

既然有那么多品种,有些是不能吃的。所有的木薯都含化学物氰,氰含量多木薯就苦,反之就甜,甜的木薯就可放心吃。要注意的是,木薯块茎部分虽然甜香可吃,但叶子不一定可以吃,叶子氰的含量比块茎高四倍。你我可能不知道,我在印尼园丘的女佣却很清楚,我对她说:佩服。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