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动 旅行

旅行,不一定要放纵地吃喝玩乐才算尽兴,也未必要自虐似地穷游才叫体验人生。

运动,也可以是旅行的理由。

行程可能不长,地点或许重复,却是加乘两分的愉快感受和经历。

作家亨利米勒(Henry Miller)是这么说的———旅行的目的从来不是一个地点,而是透过一个崭新的观点,重新看待熟悉事物的方式。

铁人的旅行 健康乐趣双赢

王文兴(57岁)、胡清昌(50岁)、罗文龙(44岁)及许家俊(43岁)因为爱上“铁人”运动而结缘,从此成为亦师亦友的同道,也是志同道合的旅行伙伴。每年,一班铁人男女总会自费出国2、3趟,为参加“铁人赛”,也走览不一样的风景线。

没有时下年轻人说走就走的潇洒和不羁,而是跟着运动去旅行,尽情享受比赛过程的满足感,也见识和感受不同国家的风景文化人情。随缘聚首,随缘出走。因为运动,我们相约去旅行。

王文兴迟至46岁才开始运动,因为医生警告“三高中的血糖高和胆固醇高都报到了”。住家附近就是甲洞森林研究院,于是开始运动保健。原本单调的中年生活,朋友多了,自信增加了,身体状况也越来越好,运动也成了每日生活习惯,还跟着朋友去参赛,从此“一发不可收拾”。

至理惜福名言

如今年届57岁,虽然嘴里说着“体力不如从前”,早前却参加了18公里游泳赛,还有沙巴婆罗洲200公里超级马拉松的纪录,也去越南岘港跑了70.3英里,家里两百多个奖牌继续累积。

现在他是身强体壮,心境年轻,名副其实的“乐龄”长者,铁人运动界的前辈,两句口头禅让伙伴们倒背如流———一把年纪了还能运动,参与这样的赛事,是很有福切的事,所以很开心;运动还能去旅游,看一看世界,也是很有福气的事,所以更要珍惜。

补充正能量

2002年,胡清昌第一次出国参加运动赛事———泰国宋卡的马拉松赛。往后的每一年至少出国1、2次,都为运动赛事而去。跑到2008年,转向铁人赛,挑战自己的体能,寻求新的体验。从东南亚到亚洲,从亚洲到欧洲,大大小小的铁人赛,都有他的身影。

罗文龙和许家俊资历最浅的铁人,也是整体表现皆平稳的后起之秀。最近刚去了台湾和越南的铁人赛,带着满满的正能量及充沛活力回来。出国参赛经验只有3年,台湾印象最深刻,以“师父”王文兴及“教练”胡清昌为榜样。

运动扩大了社交圈子,生活自律,身体健康,待人处事影响颇大,随着参赛而附加的短期旅行,则有意想不到的效果和收获。原来,人生的两大财富———健康与快乐,并不难得。

回复生活规律

许家俊坦言:“这是一项耐力运动,也是应对考验的挑战活动,需要长期不断的训练,营养饮食和生活作息是保持体能的两大关键。倘若过度训练而没有调理,体力会下降。当一个人每天都固定抽出时间运动,久而久之会成为习惯,我们就是这样循序渐进地锻炼,生活也回复规律状态。”

罗文龙则说,运动已经成了生活方式,“铁人”的训练则促进了许多生活知识和体会,更学会了坚持到底克服困难的精神,从而也影响待人处事,做事不再莽撞,而是有耐性、有策划、自信,并且会考虑周全,在运动场上不让自己受伤,在职场上评估风险,提高绩效。

“参加比赛其实不是和他人竞技,而是让彼此检讨不足和促进交流的机会,但训练过程不只磨练体能,也磨练个人的人品心性。只有运动的人才能真正体会个中的美好。”

努力训练获取资格

举凡运动,总有一些被奉为终极目标的大型赛事,王文兴以“朝圣”形容人人努力训练,以期获得至少一次参赛资格的心情。马拉松有七大赛事,铁人赛也有瑞士铁人赛、夏威夷铁人世锦赛以及德国铁人赛等等,没有一定的排名就没参赛资格。

一般上,3月的台湾铁人赛及11月的浮罗交怡铁人赛,是必定报到的赛事。今年,胡清昌继续寻求突破,取得7月份德国铁人赛的参赛资格———铁人界最著名的大型赛事之一,多达5500名参赛者及22万人支持者,报名开放4分钟就满额!

正是这种“朝圣”的意志,成为难以动摇、坚持到底的动力,所以越走越远,不断向高难度挑战,于是成就了后来“跟着运动去旅行”的特殊体验。若只是一般的旅行策划,可有可无,不会如此坚持,这是其中一大不同。

一次经历从此爱上

运动旅行的“策划人”,是胡清昌及王文兴,罗文龙和许家俊是“追随者”,一次经历,从此爱上。

简称“三铁”的极限挑战,比赛全程226公里———游泳3.8公里,骑单车180公里,马拉松42公里,没有规定必须在几分钟或以什么速度,只要在17个小时内完成所有项目。

比赛场地每年不同,以靠海或靠湖的郊外地区为主,风景宜人,空气清新,既能全情冲刺,也不会阻碍交通或影响人群。罗文龙坦言,沿途风景其实很美,堪称山明水秀,完全不同于一般的旅游路线。

“如果不是因为运动,怎么知道有这样的地方?怎会有机会来走这样的路线?”

运动旅行的最大享受,是和一群有共同话题的伙伴把臂同游,可以分享的故事和趣事,三天三夜也不够说。比起一般的个人或团队旅游,行程虽然很短,却多了志同道合的趣味,不受行程表的约束,那是真正的悠闲自在,真正属于自己的旅行。

“现在要我们去纯粹的旅游,反而兴趣缺缺,总觉得少了一些什么,有点失落,不够圆满。”

比赛前后两种心情

从比赛到旅行,全程至少一个星期。比赛前三天抵达目的地作好赛前准备,比赛后第二天,互相检讨和休息,之后的三天,放心地走,安心地吃,开心地说说笑笑,分享赛程中的趣事及遇到的人和事,把错过的风景,仔细地好好地收入眼帘,咀嚼回味,那一步一脚印慢慢欣赏沿途风景的悠闲,和比赛时的专注,心情感受堪称两极,也是双倍的享受。

“比赛时专注力都放在挑战过程,偶尔惊鸿一瞥,却不会仔细浏览,吃饭喝水也都在赛程中尽速解决,直到赛后的悠闲旅程,才会用另一种心情去见识和感受异国风情。

“前半段行程是享受挑战自己、尽力而为、坚持到底的比赛过程,后半段行程是走走停停放空身心的悠游……若千里迢迢去到一个国家或地方,只是为了参赛,然后匆忙离开,回到工作岗位,其实尚未来得及调整身心状态,反而更加疲惫,等于违背运动健身的初衷。赛后旅行让自己完全放松和休息,回来后的感觉是焕然一新。”

休息,是为了走更长远的路。休息的方式,可以很不同。

今年才过了5月,4人已经开始策划明年要参加的比赛和去的国家地方了。

旅游版图继续扩充

十年铁人,胡清泉的运动旅游版图,从马来西亚一路扩张到泰国、韩国、中国、纽西兰、澳洲、奥地利、瑞士。三顾海南岛,第一回看海口风光,第二回山崖挑战,第三回环岛旅游。二访澳洲,难忘墨尔本的美,更惦记西澳迈斯顿的码头博物馆。

“那是世界最长的码头,过去用于运输煤炭,如今作为博物馆,我们就绕着那个1.9公里长的码头完成游泳项目,赛后就去体验小镇风光。”

欧洲又是另一番风情。比起民众对体育活动的支持与热情,亚洲人相对含蓄。在奥地利与瑞士,路人和市民夹道支持,气氛热闹,犹如一场盛大派对。尽管旅途漫长,但在热情的鼓舞中,所有的辛苦努力都值得。

王文兴的运动旅行过程则充满启发。在难度偏高的浮罗交怡铁人赛,残疾人士坚持到底的精神激荡动人,在日本的赛事亲眼目睹盲人如何完成游泳项目,脚车队里也有残疾人士的身影。反思四肢健全的自己,有什么放弃的权力?

罗文龙和许家俊连续两年情牵屏东县的垦丁,台南的盐田,日出日落,晴天雨天,民宿风情,都是惬意随性。原来人生可以如此美好,旅行可以如此自在。

陈炳顺 忙赛事忘了看风景

陈炳顺的年轻岁月,生活路线只有球馆与住宿,或是球馆与酒店,除了练球和比赛,似乎再无其他。一心拼搏的精神和压力,将所有年轻的向往都藏在看不见的角落。直到成家之后,瑟缩在心底的想望才探出头来,在各国城市与小镇留下行脚的痕迹。

世界这么大,要好好看看。用自己的步伐,走自己的路,也让心情过渡,重新振奋,继续冲刺。

年方27岁,因为长年不断的赛事,每年至少出国14次,迄今去了超过15个国家的城市或小镇。时间总是很短,行程也没有策划,有初见的经验,也有重复又重复的街景,熟悉得忘了要去记住名字。重复的旅途,有回忆,有经历,有苦涩,有欣喜。虽然只是轻描淡写的漫游,也足以留下层层叠叠的回忆和心情。

重游仍有新体验

欧洲与亚洲,城市与小镇,截然不同的风情和心情。

同样是城市,欧洲的城与人,却是悠闲的、慢活的、清静的、舒服的,明明是长期在紧张和匆促中练就的紧绷神经,也会自然而然放松,弥补了内心的某种向往,久违了的舒服与畅快。

亚洲的城与人,却是拥挤的、忙碌的、匆忙的、喧哗的,总是和时间赛跑,连搭地铁也要赶赶赶,仿佛步伐稍微慢一些,都是一种惹人嫌的罪过。

羽球属于室内运动,不同于单车、马拉松及铁人赛等户外活动,重复到同一个地点比赛是常事,间中“偶尔”会有新的体验。今年就初到波兰,7月之后则有另一个全新体验———俄罗斯的弗拉迪托斯沃克(Vladivostok),远东地区最大的港口城市,别名海参葳。

享受与家人出游

运动旅行固然有其独特体验和心情记忆,但最享受的还是与妻儿家人出游,走在同样的旅途,收集共有的回忆。虽然每年出国十多回,但真正能与家人共享天伦的旅游机会,少之又少。也因此,每年至少一次的家庭游,是他对自己,也是对家人的承诺。想着退役后,开一家咖啡馆,给自己安定,给旅人歇脚。

一国一体验

德国“宿命”
第一次出赛的国家,也是最想再去“挑战宿命”的挫败之地。连续5、6年在同一个城市米尔海姆(Mulheim ande Ruhr),却从没成功晋级八强,不论是担任第一种子或是从入选赛开始,仿佛“八字相克”般,除了挫败还是挫败。最有希望的一年,却杀出候补参赛的中国组合张楠及汤金华,继续“挫败的宿命”。

曾经沮丧地想着“再也不要来这个地方”,但内心实在不甘就此放弃,来回走在城市的街道上,最后还是对自己说“再来一次!”

也许,挫败和疲惫,总是比安逸和快乐更让人记忆深刻。

伦敦老街
每年的全英赛,不管输赢,心情好坏,只要有些许时间,必然会在伯明翰那条“距离球场最近,却不曾记住名字的老街”留下足迹。犹如秋意的凉天里,重复来回地漫步,英式古建筑风情别具魅力,将输球时的郁闷失落,赢球时的轻松愉快,都留在古城似的街头,待下回重游时,翻出记忆,细细咀嚼。

是纾解,是沉淀,给自己换上全新的心情,重新出发,继续奋斗。

法国扒手
法国扒手集团的经历,至今成为“出门务必顾好重要财物”的警惕。清楚记得那位站在身后准备扒走裤袋钱包的小女孩,在被发现点后若无其事微笑的表现,距离下一站不到2分钟,当乘客下车,地铁门即将关上的那一刻,突然从门外“飞”进来队友的钱包,完全不知何时被扒走,更惊心的是另一名队友的护照,“走”进了另一人的包包里,几个人的重要财物就在那短短的时间内被“乾坤大挪移”。

庆幸的是,现钱是唯一目标,其他都会物归原主,不给人也不给自己留麻烦手尾。那是2013年法国超级系列赛之后的事。

上海地铁
地铁站如何特色不怎么留意,地铁车厢里的故事倒是特别多。除了法国扒手,上海地铁的停电事件,成为趣味话题,也成为“上海印象”。突如其来的漆黑一片,当下一刻是心惊胆战,自然而然往坏处想。长达10分钟的经历,犹如一个世纪那么久的忐忑不自在。

韩国冬季
韩国的冬季,零下的刺骨寒意,每每回想都会哆嗦一下。然而,那白皑皑的景色和寒冬记忆,也是最想再去体验的繁忙城市,认真地、好好地、深入地,回味最初仅仅擦身而过的那一场冬季。

澳洲海鲜
刚从澳洲悉尼回来,第二度到访这个心仪的城市,悠闲的步伐、优美怡人的景色,不同风味的海鲜,匆匆地在心里划下一道痕。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