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英文的对岸政策,美式口味

民进党主席暨总统参选人蔡英文,2015年5月29日前往美国,到6月4日在国务院见到副国务卿布林肯等资深官员为止,即使还有纽约、休士顿、旧金山之行,不过,基本上已可为她本次美国之行“盖棺论定”。

首先,来看看蔡英文访美的政治意义到底是如何显示。

如果以美国接见她的官员层次来论,蔡英文此行目标真的可用“达阵”来形容,因为见到美国官员都是国务院与白宫负责亚太事务的主管,比较过去相同例子较为罕见;如再以她3日首开先例可以以总统参选人身分进入白宫国安会,4日再进入国务院,会后更在国务院默许下在国务院门口接受访问,更是1979年台美断交之后未曾见过的优遇例子,表示美国是对蔡英文充份接纳。

大陆政策轮廓较为明确

其次,以蔡英文在美这几天里,不管是她在侨社或智库的演讲、在华尔街日报的投书、或会晤国务院与白宫官员,以及对国会两院议员的交谈中,大概已可梳理出她对中国大陆政策的轮廓。

即使还有点模糊,但比起她在台湾时期说法的抽象与回避,显然有大幅的改进。下面观察是可以来说明的:譬如说,这次是蔡英文首次以明确定位“中华民国现行宪政体制”,去面对两岸的接触与交流。她是在6月3日于华府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SIS),以“台湾迎向挑战-打造亚洲新价值的典范”为题发表演讲时所作的表示。

蔡在演讲中特别提出“我将在中华民国现行宪政体制下,依循普遍民意,持续推动两岸关系的和平稳定发展”。

解读中华民国现行宪制

她说,两岸之间应该珍惜并维护二十多年来协商和交流互动所累积的成果,她将在这个坚实基础上,持续推动两岸关系的和平稳定发展。

不过,外界看到蔡讲的以为是“中华民国宪政体制”,所以解读可能广义。但是蔡英文说的用词,却是“中华民国现行宪政体制”,两者之间是否有差别,可能尚有争论。

如用蔡自己的话来解释:“我所说的是中华民国现行宪政体制,我也以教授身分提供定义,包括宪法的内文、增修条例、相关宪政释文、法官判决以及政府与人民的相关运用,只要是跟宪法有关、释宪有关、跟运用有关,都含在我所谓的现行宪政体制里”。

蔡的幕僚事后也补充,宪政体制是中庸的说法,不只于宪法本文,而是依宪政精神及宪法衍生的所有法律做为施政准则。

他认为目前的两岸关系也是在这样的准则下进行,不过这样说法,可能引发更多争论。

再严格来说,依蔡的想法,这和现行中华民国宪法仍是“一中”架构无关,只是将两岸关系纳进宪政体制,使两岸政策的拟定朝制度化并接受民意监督方向迈进。

说穿了,蔡英文可能根本不是用“中华民国现行宪政体制”一词来解释一中的内涵,而是用宪政体制来制度化两岸关系。

抽象形容大陆关系开展

至于对“两岸维持现状”、“九二共识”、与“台独党纲”的关系等问题,蔡英文还是模糊回答。因为对蔡英文来说,愿意与中国大陆维持一个和平稳定的关系,并打出“中华民国现行宪政体制”来作为两岸继续交流的基础,即使北京或有不同看法,但蔡英文所求的,是“只要美国愿意接受”就可以了。

再回头来看看蔡英文投书给华尔街日报的内容,她说:台湾需要对未来提出一个开放并具前瞻性的战略,除了维系台美关系外,也应与中国大陆保持全面且有原则的互动。

对美国,蔡英文是明言将致力于安全合作与经贸关系;对中国,蔡只说将透过有原则的交流、合作及对话,来改善两岸关系。

因此,对美国关系的推动,是实质的;但对大陆关系的开展,却是抽象的。这一对比,就可发现蔡英文这趟美国之行,真的是比较偏好在美式的口味。

(作者是中国文化大学社科院院长兼两岸关系研究中心主任)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