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个印度迷———宗萨蒋扬钦哲仁波切谈电影 《瓦拉: 祈福》

宗萨蒋扬钦哲仁波切日前来马弘法,其导演身分引起媒体关注,特走访谈他对电影的看法,另整理仁波切去年在釜山影展参展时的分享……

我是个印度迷,她的文化和甚深的智慧传统令我着迷。有些事情你只能在印度体验,却无法在其他任何地方获得。通过电影《瓦拉:祈福》我希望带给观众的仅仅是浅尝神妙印度。在印度,你会遇见有着难以置信的虔诚和信任的力量的人,你可以看到接受幻象与现实的融合的人,就好比一个普通人可以相信大象可以骑在老鼠上。在我看来,这种相信的能力是一种力量,而不是弱点。缺失了这种力量,生活将会非常沮丧和空虚。

印度是佛陀的出生之地,而我感觉与许多印度教修持的联系至今依然存在。我们分享许多同样的观想和仪轨。例如,印度教和佛教都有同一个叫作妙音天女的本尊。她是艺术创作之神。间接地说,我要感谢她给了我这个故事的灵感。在《瓦拉:祈福》中,你还会看到印度神,他不在佛教的传统之中。

我们尝试选择饰演女主角丽菈的演员,第一次,第一卷录影带就是莎哈娜果斯瓦弥(Shahana Goswami),给我们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但是我们感觉还是应该继续看看其他演员。即使我们仍然继续寻找,但我已经意识到她就是我们要寻找的女主角。

许多人问我为什么故事本身发生在印度,而却选择斯里兰卡作为拍摄地点。这主要是因为有一种猜测说因为印度的官僚主义,会使拍摄比较困难。而现在看来,斯里兰卡也并不容易,但是毫无疑问那里有非常引人入胜的绚丽景色,这足以令所有的头痛都值得。

第一次与专业演员合作

我其它两部电影,1999年的《高山上的世界杯》和2003年的《旅行者与魔法师》基本上是在我的后院完成的。我几乎是下了床就已经到了片场。工作人员都是从我非常熟悉的文化背景而来的,我是不丹人,一直被寺院里的人围着。而《瓦拉:祈福》则是完全不同的情况,是我第一次与专业演员合作。同时剧组也是由来自世界各地才华横溢的专业人士组成,这些人以前未曾谋面也不把我看做仁波切或灵性导师,这是我们刻意的选择。由于我的另一个工作是精神领域的,我想看一看与那些对我没有形成特定概念的人合作是怎样的情况,而我从他们那里学到得很多。

每一部电影都给我增加了许多经验,使我对通过画面讲故事的理解更广泛。我的愿望是这些经验可以引领我到最终的愿望,那就是拍一部关于佛陀的一生的影片。这是个非常大的梦想,如果我们想把它拍好,那将不仅是很大的制作,而且也需要很多技术,因为这个题目超越了概念。无论如何,这个愿望我一直保持着。同时,我也喜欢拍小成本的独立电影。在我看来每部影片都是朝向最终愿望的垫脚石。

我学到的最大的功课来自于剪辑工作室。

当我们寻找剪辑师时,朋友告诉我张叔平的才华不可思议,但他也提醒我,假如你想以叙述的方式讲故事最好再三考虑。如果你认为电影无需符合情理和逻辑,但可以给观众在离开影院后留下更多回味无穷的感觉,或许张叔平是最佳人选。我得感谢他的建议,张叔平看起来几乎是与情理相反的,至少可以说是以非传统的方式剪辑。而我必须说在剪辑过程中,通过他的眼睛我学到了很多。

宗萨蒋扬钦哲仁波切简介

1961年出生于不丹。7岁时被认证为仁波切。

仁波切的多部佛教著作已被翻译为多种语言:如《近乎佛教徒》与《政见》和《不是为了快乐》。

仁波切拍过3部自影片:《高山上的世界杯‧The Cup》(1999)、《旅行者与魔术师‧Travellers and Magicians》和《瓦拉:祈福‧Vara:A Blessing》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宗萨蒋扬钦哲仁波切
只想好好说个故事

报道: 心然/摄影: 谢德煜

●分享你的新作《瓦拉:祈福》

那一部关于生命摸索的影片,有关梦想与梦幻。影片以印度舞为背景,探讨印度种姓阶级的冲突隔阂。有人认为是部“爱情故事”,但我不认为全是,只是表面上看来,像是一部讲述一个男孩爱上一个女孩的爱情故事。

●影片要带出来什么讯息?

我拍戏很单纯,从来没有意图要表达什么讯息,只想写个好故事,或拍部好的电影。

●是部与佛教有关的电影吗?

不全然,其实我们生活上的一切都与佛法有关,生活本身就是佛法。

●如何定义“好电影”?

电影是很主观的东西,对我而言,一个好导演或好编剧,是将故事呈现出来,除了靠演员的演出,最主要是看你如何通过影像展现要表达的东西。一些不好的导演会用常大特写镜头,但好的导演会用远镜,用自然的镜头,就能好好说出影片要表达的东西。
我不是好导演,我只是一个拍电影的人。

●喜欢看哪类电影?喜欢哪些导演?

我喜欢看电影,任何题材风格皆可,皆喜欢。我个人喜爱日本的导演小津安二郎,他多部电影我独很喜欢,如《早春》与《晚春》等等。他电影的故事都很简单,就是两人三个坐在一个小空间闲聊,两三个小时就是闲聊,不喜欢的人会觉得闷,而他的电影也无高潮———无性爱,无飞车追逐,什么都没有。但是好电影,很深刻。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