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之峰的价值不在黄之峰

香港“学民思潮”召集人黄之峰,上个月26日从香港飞来马来西亚,出席一系列以街头示威为主题的活动与讲座,分享“雨伞运动”的观点与经历。他在抵达槟城飞机场后被拦截,当天就被遣返回香港。我们当然可以批评政府没有必要把他当洪水猛兽,阻止他入境,但是对此借题发挥,无限上纲,让人哭笑不得。

不管你喜欢不喜欢,政府有权力阻止任何人入境。这是权力的理由—虽然你看了会感到不自在。

所谓民主与人权的真信徒假信徒,很快的以民主与人权的角度,来评论这件事。颇有代表性的,应该是马大法律副教授的阿兹米。

对黄之锋被拒入境,他语带讽刺的说:“我向来以为会威胁国家的是恐怖主义或类似的事情。我从来没有想过民主会是个威胁。”

挂上民主不一定民主

他没有想过民主是个威胁,倒是让我感到十分意外。

或许,民主对他而言就是一个解释人的自由的“万能概念”—民主,都是与“善”挂钩的。讽刺的是,好像朝鲜的正式名称是“朝鲜民主人民共和国”、刚果又称“刚果民主共和国”以及冷战期间的东德的正式名称为“德意志民主共和国”等,的确是对民主的威胁。还有“民主行动党”,更名不符实。兹取一例:党职不是直接由党代表直接选出来的,比伊斯兰党还不民主。

我的意思是,不要以为挂上民主,就是民主。民主实际上是个众说纷纭的概念。如果你稍微懂得一点点的政治思想与哲学历史,当会发现至少在古典希腊,诸如阿里斯多德并不认为民主不是没有问题的。

放在国际政治的角度来看,民主对某些国家肯定是好东西,而且是“替天行道”的强力武器—或者是至柔至刚的“武器”。

在香港的所谓“民主运动”,明显的牵涉到美国“软实力”的加持。美国《时代》周刊把黄之锋捧为“2014年度风云人物”,《外交政策》把他列入“百大全球思想者”。马来西亚的“民主斗士”,谁有这样的福气?

美国利用民主搞颠覆

厉害吧。你如果敢敢打着民主的旗子,与“中共政权”对着干,而且能够打着持久战,让美国主导的媒体走马灯的报道相关新闻,你就可以成为美国的宠儿,还可以成为“民主英雄”、“民主斗士”———即使你还不到18岁。

黄之峰的价值,最终的表现,不在于阿兹米的自我感觉良好的“民主万岁”,也不是本地某组织住的“少年崇拜”癖好,而是美国“批准”—用武力不行,就用许多人可以马上热情拥抱的“民主”搞颠覆—比派军队打仗省钱,不需要牺牲美国公民宝贵的性命。总之,有人愿意代劳—直觉或不自觉的。

不要以为冷战结束,意识形态斗争也就跟着结束了。

黄之峰之所以成为今日的黄之峰,本质上是因为对民主有坚定的信仰,并把这信仰付诸行动,才得到某些有心人的热捧。很多人在纪念六四,可是你是否还记得六四发生的时候,是冷战结束后的前奏;有人念念不忘,这难道就不是反映了意识形态斗争的延续吗?

上则新闻 下则新闻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