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陷困不依赖捐助 癌症病患卖书法筹医费

(马六甲5日讯)癌症病患,耗尽积蓄,经济陷困,还是希望不要完全依赖他人的捐助,可以靠自己。几年来卖自己的书法,为自己筹医药费与生活费。

自5年前患上“多发性骨髓瘤”(血癌)的郑天保,虽然精神与身体饱仍受病痛的煎熬,仍坚持每天写书法来纾解痛苦与压力,所完成的书法,将充义卖,筹募本身的医药费,筹款则随缘。

每天写书法纾解痛苦

如今已豁达的他,也从来没想到,当年学书法的兴趣,今天换来筹募医药费的一天!

患病之前,郑天保是一家农业肥料公司的业务员。

他透露,2011年,他在高速大道发生车祸,人虽平安,但脊椎骨却痛楚不止,经骨科医生详查后,才知道病情不轻,竟然是患上多发性骨髓瘤(Multiple Myeloma)。

他在甲中央医院治疗长达4个月,最终因电疗引发后遗症,小肠萎缩,除了电疗,也动了手术,性命垂危。后来他被转入马六甲一家私人医院接受治疗,过后便一直找同一名医生复诊至今。每次的复诊,包括打针等,约2至3000令吉,胥视是否有留院而定。由于高昂的医药复诊费,家人难以负担,多年储蓄也已用罄,经济捉襟见肘,苦不堪言。

住在亚洲花园的郑天保,由妻子周秀玉(65岁),以及女儿郑佩玲(36岁)轮流照顾,已婚的女儿为了可以全面照顾父亲,毅然辞去银行工作。

勉强应付医药费

2013年,郑天保获多名善心人士的支持,包括来自吉兰丹,先将款项汇入其银行户头,过后他才将书法通过邮寄方式给对方,这5年来,除了义卖书法及孩子的协助,可说勉强应付医药费,如果病情严重而要留院,就入不敷出。

这些善心人士,也不限何时收到墨宝,以及是否以硬笔书写,主要是以善为乐,有者过后还断断续续向他购买墨宝,令他感到欣慰,除了支持其医药费,也显得重视其墨宝。

他谦虚说,其书法虽是一般,却也能借此推广中化文化,包括过去支持他的热心人士,在新居入伙时,指定他写毛泽东的《沁园》或苏东坡的《赤壁》,用其字来“补壁”。

这一次,郑天保为了庞大的医疗费,再次准备了约100幅小品、中堂及大中堂行书来筹医药费,由于行书不易看懂,须另以电脑打印贴在裱下,好让善心人士了解。

此外,郑天保好友马六甲中央两记电器工程公司董事经理拿督林日华获悉,也向友人筹款,筹获800令吉,数额不多,却希望能抛砖引玉。捐款者为:劳凯明及拿督林日华300令吉,高铭良、吴金水、刘清亮及叶嘉琳各50令吉。

侧隐之心人皆有,希望各善心人士能支持,完成他以书法筹医药费之苦心。

郑天保因名字缘份 曾向书法家郑天炳学书法

郑天保早年曾向我国著名书法家郑天炳学书法,当时他们两个人的名字,仅相差保与炳,郑天炳认为有缘,决定将书法传授给天保。

他表示,如今因病疗养,坐在轮椅上的郑天保庆幸能借写书法来舒解痛苦与压力,同时也为心境上的带来平和,修身养性,助于怡情养性、强身健体。

他不想向命运屈服,想靠写书法来赚取生活费及医药费,可是基于病情反反复复,痛楚时,全天都无法握笔,每天都要服止痛药;不痛时,一天也只可写上2至3个小时而已。

由于写墨字费好大力气,尤以大吊笔,他改以硬笔,写行草为主,在养病期间,他坚韧不拔,写了不少作品,约整百幅,包括小品、中堂及大中堂,有者已裱框,都是准备充做筹医药费。

至于,价钱方面,郑天保表示不敢以书法家自居,一切随缘,价钱看大小幅而定。他一心只想靠本身的能力来筹医药费而已,不想平白接受善心人士的施舍。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