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费税余波荡漾

消费税已落实两个月了,那种“事前大量购物,事后不断投诉”的激情已告一段落。但是,所引起的冲击动荡却还没有稳定下来。

消费人缴双税现象竟然依旧存在,搞到国内贸易及消费事务部本周警告商家,不要代政府收了6%消费税后,还为自己征收10%销售税,谋不义之财。

贸消部已经喊话说执法人员会侦骑四处,查看那多达577种理应降价的物品价格是否有变动,以取缔违例商家。

低通胀优势渐消失

政府高官早前松懈,过了两个月才来取缔,应该是因为落实这课税当时,刚好全球石油价格走低,通货膨胀受到很好控制,至少在数字方面可以交待。

现在转而严厉执法,想来部分也是因为国内汽油价格6月已经调升,这是实施消费税后,汽油价格首次上涨。

油价上涨,通胀就会接踵而来,政府在油价低落的黄金期实施消费税,这偏低通胀优势很快会消失。

今年4月通胀率仅1.8%,比市场预期的2.2%低,这偏低通胀率数字,与国人感受到的消费税冲击格格不入,虽然通胀率数字其实是比3月的0.9%加速一倍。

在这消费税实施首个月份,几乎所有各领域物品价格都上涨,唯独交通运输费下降4.8%,将整体通胀率拉低。

交通运输项目占整个消费价格指数14.9%,是占这指数第三大比重的项目,最大的当然是占逾30%的食物与非酒精饮料,第二则是房屋、水电与其他燃料费,占比重约23%。

汽油价格下跌,一般上只有交通运输项目会直接随之下跌。

反之,如果汽油价格上涨,除了交通运输项目会直接上涨外,全部其他项目,尤其占比重最大和排第2的项目,全部都会随之腾涨。

油价下跌优势一旦消失,紧接着而来的油价回升,如果还加上没有妥善处理的消费税后遗症,经济恐怕会面对深远的负面冲击。

裁员风会击垮经济

最近公布的3月与4月财经数据显示,消费税实施前后,国人的消费情绪受到严重冲击,实施前大事购物,实施后销声匿迹,市场起落变化大。

一向反映国内需求状况的车辆销量是明显例子,消费税落实前的今年3月,车辆销量比2月锐增33.6%,至6万7314辆,仅次于2013年7月创下的6万8451辆纪录,与去年同时比较则增加14.2%。

在消费税前购车激情过后,4月车辆销量就比去年同时大跌23%。

由于消费税比车辆销售税低,原本期望过一段时期后销量会恢复正常,但是如果汽油价格从跌势转为涨势,这恐怕不容易。

面对消费税冲击的不只是车商,大马雇主联合会(MEF)执行董事拿督山苏丁日前透露,其部分会员面对生意量猛跌30%冲击,约20%会员要通过裁员或自愿离职计划来解决生意量大跌冲击。

这说词有点夸张和不负责任,生意量才跌两个月就要炒人,很显然是以消费税作借口,趁势缩小经营规模。

这类企业竟然多达五分之一,意味前景很不乐观。

消费税实施前的3月经济领先指标按年上升2.8%,反映税前增长稳健大好。

但是前瞻性的季度领先指标,却指向次季增长放慢至1.9%,这反映消费税实施后,经济增长将放缓。

但是如果当局任由工商界以消费税为借口大裁员,经济恐怕不会只是放缓这么简单,政府高收入国大计会成为泡影和后人的笑话。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