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亲妈借阿窿养小白脸 欠债弃子家人断关系避骚扰

(古来5日讯)又是网恋惹的祸!

39岁单亲妈妈疑借大耳窿“贴仔”,甚至狠心抛弃一对子女离家出走,双亲忍痛断亲情,与欠下大耳窿巨额债务的女儿脱离关系,阻大耳窿骚扰。

家人因承受不住大耳窿频频上门讨债,更出言恐吓,企图动手打人,家人已没有能力代还,宣布与39岁欠债人周燕玲脱离关系,划清界限,一切债务与家人无关。

66岁母亲刘布及35岁周婕希今早通过民主行动党士乃区州议员黄书琪特别助理戴立贵的协助下,召开记者会,炮轰该名单亲妈妈不负责任的行为。

周婕希表示,去年周燕玲向3组大耳窿借贷,并欠银行一笔卡债,母亲卖掉廉价屋为对方偿还逾3万令吉的债务,当时苦口婆心劝对方勿再借贷,更向对方放狠话,若逼迫母亲走投无路时,会要对方抱着一起喝毒药共赴黄泉,所有威逼策略都用尽,但对方依然执迷不悟,今年再次向2组大耳窿借贷。

她说,更离谱的是,对方竟然抛下10岁女儿及7岁儿子离家出走。

她透露,约10年前,对方与丈夫原本准备离婚,但未正式离婚前,对方丈夫遇车祸过世,当时对方并无异样,直至两年前怀疑在社交网络结识男友后,开始性情大变。

无故旷工遭裁员

周婕希指出,一直以来对方在新加坡电子工程当操作员,后来因无故旷工,今年4月遭裁员,目前无工作,也变得非常懒散、不爱工作、几天不回家,甚至丢下一对子女不闻不问。

“对方行踪神秘,不清楚对方外面的生活及朋友圈。”

她表示,对方一开始跟她们借几百令吉应急,去年就开始向大耳窿借钱,在“利滚利”的情况下,她们已无法全数偿还,家里一家大小,还有腹中的宝宝也快出世,担心大耳窿再次上门骚扰。

“曾与一组大耳窿协议,要求给予3个月时间偿还7000令吉,但期间不能再加利息,当时大耳窿也答应,可是对方上门讨债,我们实在没有能力一一偿还。”

她坦言,患有眼疾的父亲为赚取日常生活费在外工作,而其他姐妹则互相帮补家用,她们还是会负责照顾对方的一对子女。

她希望今日和周燕玲脱离关系后,大耳窿停止骚扰家人,因为她们和借贷者已毫无关系。

阿窿上门讨债 没钱还就打人

刘布表示,大耳窿上门找麻烦时,她曾告诉对方,自己烂命一条,没有钱还债,大耳窿握紧拳头警告说“会找人对付你们”,为了安全起见,她们已经报案。

她说,周燕玲曾要求她把目前住家的房契抵押还债,因此她选择售卖另一间廉价屋替对方还债,更劝对方搬回家住,以前的事情一笔勾销,可是对方回家住了两天,就离家出走。

她指出,大耳窿一个月内已三度上门讨债,第一次讨2000令吉,第二次则说一人让一步,还1500令吉,但她实在无力偿还,只好说待筹到钱后再通知。

岂料,大耳窿周二(2日)又上门讨债,警告她们更扬言要动手打人。
戴立贵希望大耳窿无再骚扰无辜者,针对当事人就好。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