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眼看华教救亡大集会

董总风波演变到当权派在彭、霹二州董联会沦陷,而森州变天指日可待,登州立场开始动摇的情况下,叶邹支持者发动531华教救亡大集会,地点选在1987年华社抗议不谙华语教师出任华小高职的天后宫,引起华社广泛的注意。关心华教的人士想知道这批爱护华教的草根战士根据什么认为华教就要灭亡而须拯救?是谁要消灭华教?他们打算通过什么途径、什么行动、什么策略来力挽狂澜于既倒?要知道这些问题的答案,只能从主帅上台演说的讲词以及大会宣言里去找。

由主帅讲词与大会宣言里透露的讯息显示,他们认为华教就要灭亡的依据是:(一)华小的国语授课时间由180分钟增加到570分钟,将导致华小逐步变质,华文独中因此没有学生来源;(二)关中的双轨模式若成功,60独中将被逼采用关中模式,造成1962年华文中学改制的事件重演,独中因此而变质;(三)允许关中生考统考是一个让当局对付董总与统考的陷阱,因而为华教带来灾难性的后果;(四)政党渗透州董联会,进而夺取董总控制权,借此协助当局落实单元教育政策,以达到最终消灭华教的目标;(五)教育大蓝图主张以国民学校为首选,强调单元教育路线,华教将因此逐渐式微。

不能对华社乱套帽子

至于谁要消灭华教,他们的论述兜兜转转矛头离不开马华、教总、董总改革派、林连玉基金等等。那么他们的具体救亡行动是什么呢?依笔者分析归纳有下列几项:(一)阻止政党操控董总,(二)拒绝关中生考统考,(三)力促当局修订教育大蓝图中不利华教的条文,以制止政府推行单元主义教育政策,(四)力挺叶邹二老继续领导董总,挺身做二老的强大后盾。

出卖华教宁不当主席

对于增加华小的国语授课时间,当局的理由是提高华小生国语的掌握能力,但增加的幅度太大会影响母语教育的绩效,朝野政党与华教团体,异口同声反对。要怪罪只能怪罪当局的单元主义者,不能对华社的政教团体乱套帽子。这一点草根战士是真不知还是假不知?

关中模式会导致60独中变质问题,有人认为那是危言耸听,夸大其辞,因为关中批文中白纸黑字注明,批文条款只适合用于关中。

60独中真会因关中的成立而变质吗?有识之士曾奉劝叶邹不必自己人吓自己人。

要求批文中注明“可考统考”才能让关中生考统考,批文中“可考其他考试”不算、首相与教育部长口头“允许”不算,教育总监回函“知悉关中生将考统考”

也不算。说来说去就是怕被对付,叶总甚至在救亡大集会上公开说,有人致电要他让关中生考统考以换取让他继续当主席,他认为要他出卖华教,主席不当也罢!

没想到在叶总心目中,允许关中生考统考,其罪大到是“出卖华教”。这真是从何说起?请问60独中考统考,其批文中有注明“可考统考”吗?别说没有这项注明,甚至连批文也没有?因此,有人认为对此事,叶邹采取双重标准,存心找荐儿。

政党操控是剑指马华

如果说这样做就是“出卖华教”,那么关中董家教及关中学子都在叫人“出卖华教”?董总前主席胡万铎主张让关中生考统考,不必畏首畏尾;林连玉基金主席吴建成劝叶邹不必以此自己人吓自己人;董总前首席执行长莫泰熙要求董总组团视察以确定关中遵循董总教育路线,用董总课程纲要与课本,采用华语作为行政语言与教学媒介,如果符合应允关中生考统考;还有教总的王超群以及许许多多主张让关中生考统考的华社领袖,他们是否也都在劝、请、逼叶总“出卖华教”,充当卖华的走狗、帮凶?

显而易见,华社卧虎藏龙,洞察事理,眼光独到之士比比皆是,他们都了解客观局限的存在,关中的成立来之不易,作为华教最高机构的董总不能,也不应将刚刚出世的关中一棒打死,而应俯顺民意,为关中生打开考统考的大门。

说到有政党要操控董总,指的显然是马华领袖。马华拥有百万党员,他们很多是地方上有头有脸的领袖,早在国家独立前就为地方上的教育出钱出力,数十年如一日,出任各校董事长或董事者,比比皆是。马华党章并不限制基层党员自由结社的权力,他们要怎么做,纯属个人意愿,领导层管不了。

(上篇)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