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百杯:贪新念旧

意大利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时代严重欠缺士兵,未满18岁的男孩也被迫送上战场。一方面年纪轻,一方面未经训练,能够活着回家的少之又少,幸存的会获封为“Cavalier”。

Bartolomeo Borgogno是幸运的极少数,他奇迹地重返故乡Castiglione Falletto,于是大家都叫他Cavalier Bartolomeo。

Dario Borgogne在让我品尝他的巴罗洛(Barolo)之前,郑重地讲述酒庄名字的由来和历史。意大利以至全欧洲,酒庄通常以创立人的姓氏起名,因为酿酒是长远投资,不可能随时转型,庄主都会计划把酒庄一代一代传下去。

酒庄易名

Dario的祖父一如传统,把酒庄称为Borgogno Bartolomeo,但因Borgogno在巴罗洛是个非常普遍的姓氏,就像陈黄李,CastiglioneFalletto便有四、五家,称为Borgogno的Barolo酒庄也不少,例如Borgogno和Virna Borgogno,但各家族却没有亲戚关系。基于他的酒庄规模只属小型,葡萄园只得3公顷,避免产生混淆,于是Dario为酒庄改名Cavalier Bartolomeo。

有趣的是,Borgogno酒庄早已易手,不再是Borgogno家族物业。换句话说,称为Borgogno的酒庄不属Borgogno的,Borgogno经营的酒庄,却并不称为Borgogno。这个令消费者像喝醉般头昏脑涨的情况在新世产酒国绝不罕见,经过现代经济学的洗礼,庄主只是商人,遇到令人动心的价码,随时可以拱手相让。在美国、澳洲,不少以人名命名的酒庄仅是一个品牌。

新派概念

即使Bartolomeo为国家冒上生命的险,回家是国家英雄,但没有获得太多优待,还是要下田干粗活,建造另一个地区英雄─享有“酒中之王,王者之酒”美誉的巴罗洛。现时Dario的儿子Alex已经加入,为家族酒庄注入新活力。他刚刚为酒庄设计了新商标,亦有新酒标的概念,但太新派,年青如他也未能接受。造点我很认同,对于市场来说,巴罗洛是历史名酒,很难与新潮扯上关系。

在酿酒方面,Cavalier Bartolomeo也曾经走得很前,尝试采用法国小橡木桶,现在找到了平衡点,贪新念旧,旗下两款Barolo,Altennasso偏重花香,Cannubi San Lorenzo果味较强。不单留下了先人心血,也在反映地区风土。

你知道吗?

巴罗洛的葡萄园

尽管巴罗洛素有意大利酒王美誉,但她的历史与法国拥有千丝万缕的关系。从前的巴罗洛是甜酒,后来聘请了法国酿酒顾问,找出酿造干口葡萄酒的方法,酒王才有现在面貌。

近年巴罗洛再向法国取经,把葡萄园的名字列入葡萄酒地区监管法例,有点像布尔冈的Cru,开创意大利新历史。新例推出之后,酒庄的产品只可将注册了的葡萄园名字放在酒标,如果名字跟注册不同便要更改。例如Cavalier Bartolomeo的CannubiSan Lorenzo,新年份出品便要改成San Lorenzo。

好介绍:新风格添温柔

布尔冈(Bourgogne)的Grand Cru葡萄园,是酒坛圣殿,由于地细产酒量少,受到疯狂追捧,村庄甚至会为了叨光而改名,Puligny便因Montrachet之名变成了Puligny-Montrachet。

Vincent Girardin在Meursault发迹,酒庄现已易手,庄名保持不变,但近年风格却出现剧变,新橡木桶的应用大大降低。这酒产自邻村Puligny-Montrachet,新风格更添温柔。

Chardonnay的原来特征尽显无遗,既圆润,又鲜爽,酒体更加平衡,不用花太大耐性便可一亲香泽。

Les Vieilles Vignes是“老树”的意思,但其实“老”并无定义。

上则新闻 下则新闻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