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代师表 鸿儒气象 ———缅怀前南洋大学校长黄丽松教授

4月15日阅报,惊悉黄丽松教授在伦敦遽辞尘世。马、新、港杏坛上空一颗巨星殒落了。孔子说:“泰山其颓!则吾将安仰。”(《礼记‧檀引》)。这个噩耗传来,像触电一般,使我怔住,我的心深深沉浸在悲恸之中,惆怅良久。

黄丽松教授是著名的科学家,尤邃于有机化学。曾任南洋大学和香港大学校长,吉隆坡马来亚大学代校长;他教学和治校都取得卓越的成绩,受到学术界高度赞赏。他出生于汕头,生长在香港,港大毕业后,赴中国广西大学执教。在二战结束时,他获得英国的罗氏基金会奖学金,负笈英国牛津大学深造,考获化学博士学位。继后他往美国芝加哥大学从事博士后的研究工作,跟当时深负盛名的卡拉士教授(Prof.M.S.Kharasch)一起工作两年,从事对影响自由基反应的各种因素,作深入研究。在研究期间,他似海绵般汲收最新的科学知识。他的研究成果,发表在美国权威学报《有机化学学报》(Journal of Organic Chemistry)上,获得化学界广泛赞誉。

黄丽松教授从小聪颖,少年时就表现出不平凡的才华。他治学严谨,学殖深厚,读他的论文,不得不赞叹他头脑的睿智,思维的精密,他细心做出结论,其真知灼见,智慧光芒,透过文字符号闪现出来。

他为人谦和、自牧,与人相处,没有高深莫测的模样,更没有自命不凡的派头,或傲视群伦的作风。他的父亲是香港一所中学的校长,他幼承庭训,承传中国传统文化,并学习孔孟礼仪。

他总是一派和气;文质彬彬,谦让有礼,不忮不求,有鸿儒气象。

3个理学博士学位

黄丽松教授因在化学以及在掌治高等教育的成就,先后获得3个理学博士学位:(一)1955年新加坡的马来亚大学颁给他第一个理学博士学位。他称这不啻是一种荣誉,同时也可借此有观摩大学如何运作的机会。(二)1968年的2月底与3月初,香港大学与牛津大学分别颁给他理学博士学位。他说牛津大学是基于他所发表的研究论文有价值而颁授的,这使他感觉到:“自己终于取得了科学家的身分和荣誉了。”

黄丽松教授是一位洞察力很强,知识结构广博,气魄宏大的教育家。他曾做过3所大学的校长:(一)1965年出任吉隆坡马来亚大学代校长,(二)1969年4月14日出任南洋大学校长,(三)1972年出任香港大学校长。

对南洋大学的贡献

黄教授担任南洋大学校长近4年,其主要的贡献是:(一)建立研究院:他认为研究院能浓化研究气氛,提高南洋大学的学术地位,在研究院讲学对老师来说,可达至教学相长的功效,使老师更力争上游。

(二)提高南洋大学的国际地位:黄校长在任职期间,他积极为南洋大学争取到两个国际协会的会员资格:即东南亚高等学府协会与英联邦大学协会(Association of Commonwealth Universities)。参加了国际高等学府协会之后,不但在南洋大学校内不时主办一些区域性的会议,同时南洋大学也积极参与以上两个协会的其他活动。这不但促进国际学术交流与合作,也从整体上推进了南洋大学的发展。

毕生难忘的送别聚会

在《黄丽松回忆录》一书中,黄校长提到最令他难忘的是南洋大学学生为他送行的那一幕。

他说:“晚会结束,我准备离开时,发现学生们已排起队来,形成一个人链,从山丘上的学生楼一直排到我家房子矗立之处的另一座山丘的山脚下,以便一个一个跟我说再见。我高兴地与他们每一位握手,我一生之中从来没有握过这么多的手。从前没有,以后大概也不会有。这是我在南大最受感动的经验。这美好的感觉,至今依然鲜明得像昨天才发生的一样。”

黄丽松教授称得上是一位教育家,他有精深的教育理念和独到看法。他对教育的本质有深刻的理解,对大学精神有独特的价值判断和坚定的信念。他更是科学界的一位勇于探索,敢于开拓的科学家。

黄丽松教授在南洋大学任校长不足4年,但是,他为南洋大学的向善向上发展,倾注的心力与智慧,以及他的长者和智者风范,永远铭记在我们的心中。

如今,令人万分悲痛的是,黄丽松教授已名列仙籍,哲人其萎,永诀千古,一代师表,典范长存。

(作者曾任大专学院高级讲师)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