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小品:割胶好欺人

“割胶好欺人”,割过胶的人都认同。

割胶和其他作业不同,如果收割棕果、番薯、香蕉,谁来收采成果都一样。割胶就有差别,刀技不如人,胶汁会少四分一、三分一,甚至更多。

我当过割胶工人前后10年,就是学艺不精,只好挥别胶林。

10年来的胶工生涯,领悟到割胶是一门很深的技术,落刀不够深没有胶汁,太深了伤到内层,内层被割伤,叫“割烂树”,影响第二趟皮生长,还浮现粒状骨球,树皮变树骨,这样的胶树很难割,胶汁自然少,甲巴拉(管工)严禁割烂树。

熟练的胶工,从落刀到收刀,很顺势的一气呵成,有深度、树皮薄、胶汁多。树皮薄,就等于护肤延长胶树的生产寿命,园丘是通过每个月“点漆”来控制割胶厚度,从圆漆与圆漆间的上下距离,就能监定树皮被削去的厚薄。

和其他行业一样,胶工的生产效率有优劣之分,技术较差的胶工会被派去割老树,因为老树的皮层伤痕累累,即使被割烂,当局会给予通融。第一趟皮的新树,身娇肉贵,割烂树等于毁掉其青春,当局监管的很严。

管工每天都巡视胶林,检查胶工的割技,发现割烂树,就在伤口划上红叉,以警示胶工。如果太多烂树,这位胶工的下场有两个,一是被辞退,二是被派去割老树。

有些胶工虽然没有割烂树,可是深浅度不一,刀路不顺势,胶汁明显的少很多,管工就会调派熟练的胶工到其《行头》(每天胶工割胶范围,约550棵到600棵树,一个胶工有两个行头,间隔一天轮流割)试割一两周,胶量差距大,这位胶工的命运和割烂树一样受到惩罚,这些都是英国人的管理制度。

胶工遇上裁员,只要园丘当局认为这位胶工的工作态度和割技尚可取,会发给推荐信,以方便他到别的园丘找工作。

这些都是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事,对现今年轻人是很陌生的,也无法想像那个时代生活的艰辛!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