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和树木之地——牙买加(中):竹筏 漂流到海滨

我们来黑河的最大目的,乃乘竹筏漂游。

这艘可载12人的竹筏只有我和妻子两个乘客,船夫兼向导是个30开外的黑人,名叫柯奈儿。他自称有苏格兰血统,讲得一口流利英语,对黑河一带的自然生态了如指掌。

他撑着竹筏逆流而上,在6公里处掉头回来,让我们看到了栖息在树梢的白鹭和紫鹭以及河岸边的鳄鱼,还有在芦苇丛中作业的渔夫。

我们在河上度过惬意的个半钟头。

Yahman!愉快的假期

牙买加首都金斯敦国家画廊内的艺术精品,值得参观。画廊位于当地下城区的海洋林荫道,展览厅占据楼宇的两层,一楼展出艾娜曼利(Edna Manley)的许多雕塑。艾娜(1900–87)是个非常出色又出名的雕刻家,她1922年的作品“珠链小贩”被公认带动了牙买加艺术学派的诞生。她的丈夫诺尔曼曼利(Norman Manley)是牙买加总理(1959–1962)、政治家兼国家英雄,还被牙买加人尊为国父。

博物馆内允许拍照,但过后得呈报拍摄的画作及雕塑编号,并签署保证不会未经馆方书面同意而擅自发表相关照片。

岸外停泊着一艘髹上显眼红十字的大白船,原来是美国的海上医院,需预约才可登船参观。远处的蓝山确是蓝得迷人,几只褐色鹈鹕在离海面只几寸处优美地滑翔。

中午坐巴士前往金斯敦以东不太远的皇家海港(PortRoyal)。这小渔村在17世纪中英国占领牙买加后曾经扮演防卫疆土的重要角色,如今已没啥看头,多数人只是到来品尝新鲜美味的海鲜。

黑河漂游

第三天,我们告别金斯敦,前往牙买加西南海岸上的小镇黑河(Black River)。

15个座位的箱形客车却挤了18个乘客,把我们送到圣塔克鲁兹,刚巧赶上开往黑河的共乘德士,前后只花了两小时半便来到目的地,入住始建于1819年的滑铁卢客栈。这客栈确是来头不小,还是牙买加首家有电流供应的房子呢!然而电流供应并非为了房屋主人的便利舒适,竟然是为了调节马厩内的气温!

观赏自然生态

我们来黑河的最大目的乃乘竹筏漂游。次日早上出发,可载12人的竹筏只有我和妻子两个乘客,船夫兼向导是个30开外的黑人,名叫柯奈儿。他自称有苏格兰血统,讲得一口流利英语,对黑河一带的自然生态了如指掌。他撑着竹筏逆流而上,在6公里处掉头回来,让我们看到了栖息在树梢的白鹭和紫鹭以及河岸边的鳄鱼,还有在芦苇丛中作业的渔夫。

我们在河上度过惬意的个半钟头。

当天下午,我们乘搭箱形客车前往滨海沙瓦纳(Savannahla-Mar),只花了1小时。我们在那儿马上跳进另一辆开往蒙特戈湾(Montego Bay)的箱形客车,却痴痴等了40分钟才客满上路。然而司机和跟车员犹不满足,一路上不断停车拉客,直到车内沙丁鱼似的挤了20个搭客才满意。司机疯狂飞车,驾驶鲁莽,使得后排几个妇女尖叫“我们还不想死耶!”他才慢了下来。

蒙特戈湾

受罪1小时又1刻后终于到了蒙特戈湾,入住湾岸宾馆。蒙特戈湾是牙买加的第二大城市,位于牙买加西北角。宾馆前的葛罗斯特大街被誉为这城市的时尚潮流商业带,我们沿街漫步,确是见到酒店、餐馆、纪念品店等等林立,然而街上却没有人潮,很明显旅游旺季已经过去。不时遇到穿着蓝白制服头戴传统英国沙法里帽的旅游礼仪团成员。他们从2008年开始出现在牙买加街头,负责游客的安全,也为游客解答一般疑问。

在海边看金轮沉没在平静的大海里之后,我们漫步寻找地方祭五脏府,找到飞龙中国餐馆。蒙特戈湾靠海滩吸引游客,然而她真正美丽洁白的沙滩只不过200米长,称为医生洞滩。

国家英雄山姆沙浦

次日早上,我们走去市中心逛,被山姆沙浦广场一隅的牢笼吸引了。那牢笼建于1806年,专门用来关押流浪汉、醉鬼、逃跑的船员,以及下午3点的钟声响过后仍然滞留在市内的奴隶。牢笼旁竖立着国家英雄山姆沙浦(Samuel Sharpe)的铜像。山姆沙浦是19世纪初期的牙买加奴隶,受过良好教育,领导奴隶争取改善工作待遇和生活条件,后来和平抗议演变成牙买加史上最大的奴隶叛变,受到政府暴力镇压,山姆及一众领袖被逮捕并一一处死。他成仁于1832年,享年仅31岁。

此外,市内也有些十分标致的建筑。

例如,滨海的手艺品市场,市场内有许多色彩斑斓的小店售卖各种木刻、画作、衣服和其他手工艺品。

有趣现象

只不过在牙买加度过了短短的几天,我却已注意到几个有趣的现象:

1.牙买加城镇部分楼宇的外墙,已经变成公众小便所,尿味熏天,让人想起中国和印度的某些地方。

2.某天,我们在街上行走的时候,有个陌生的牙买加人竟喊我“陈先生”(Mr.Chin),让我大吃一惊。他怎会知道我的姓呢?后来我才搞清楚,原来牙买加人把每个华人都称为“陈先生”。“陈”似乎是牙买加华人当中最普遍的姓。

3.牙买加人的其中一句口头禅是“Yahman!”意即“可以,没问题!”他们一般上都对外国人充满好奇,随时愿意协助外国游客,让他们在牙买加度过一个愉快的假期。

4.美元对牙元的兑换率因地而异,机场的最低,1美元只换得76.7牙元(约2.4令吉);最高的来自某间餐馆,高达88牙元(约2.8令吉)。

上则新闻 下则新闻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