捍卫自己的文化元素

当我在英国一所大学时,一个同学常常令我生气。她是英国人,白得像一朵百合花,头发略带红色,但是她有一个习惯,常常穿一件莎丽衣,额头还加上一个红点。我特别感到生气的是,每当我们举行学生舞会时,她就会在舞池跳她自己版本的印度古典舞。想像她在卡尔‧道格拉斯的《打功夫》歌曲声中跳(印度南部的)“巴拉塔纳央姆”舞!

经过一段时间,我才明白被她如此激怒的原因。对我来说,她穿莎丽衣在舞会中跳舞的方式,是在侮辱一种古老的文化。

我从小就观看印度古典舞蹈长大,知道它是一种多么精致、复杂的艺术形式。因此,我觉得恶搞这样一种经过舞蹈员多年精益求精的艺术形式,不仅对印度,也是对整个亚洲的真正侮辱。

不同文化融入生活

现在,我知道激怒我的是一种称为“文化挪用”的现象。这意味着一种文化的元素被另一个不同的文化群体所采用,尤其是如果一个被压迫群体的文化元素,被一个占支配地位的文化的成员采用。这包括在完全不适合的场合穿著某种民族服装,或者把文化物件用在错误的场合。

当然,在我们全球化的世界,我们多多了解了不同的文化,常常欣赏这些文化的美。我们把全世界各种各样的东西融入我们的日常生活。例如,现在,一些人住在被形容为“峇厘式”

的房屋,虽然很少人认识到,现代版的“峇厘式”房屋,已经是那些搬去岛上的西方人的一种文化挪用形式。在中国以外的地方,我们可能戴印度珠宝,穿西方长袍或者有金色涂层的外套,加上盘花布钮。在亚洲,我们习惯于在许许多多方面互相借用,如衣服、我们的语文、食物,甚至我们的一些习俗。

我们别忘记,在日常生活中,我们也挪用许多西方文化。

我们穿西方的衣服,比如牛仔裤,我们伴随嘻哈音乐跳舞,吃汉堡包和披萨饼,甚至庆祝一些节日如情人节和母亲节。其实,大部分文化挪用现象是非常浅薄的;我们很少知道我们采用的任何东西的来源或者历史。我们多数只是同欢共乐,少有害处。同样的,西方人也常常不了解我们文化元素的起源,不过,他们常常从中得利多于我们,这应是要关注的。

全盘挪用自我摧毁

不过,如果我们的一些文化挪用行为事实上损害我们,又怎样呢?如果我们过于全盘挪用另一种文化,以致摧毁自己的文化呢?

以文化挪用的严格定义来说,支配性的文化挪用较弱文化的元素。不过,在马来西亚,我们发现一种较弱的文化,却挪用一种较强文化的元素。我们主要是采纳西方文化最容易(融入)的元素,比如服装、音乐和食物。但是,我们没接纳其他的元素,比如守时、普遍的洁净或者安全驾驶。

另一方面,我们中的一些人并不要接纳西方文化元素,反而接纳中东的。这主要是服装的形式,不过有时候也接纳语言,甚至音乐。例如,原本在干燥沙漠气候穿著的服装,现在用于我们的炎热潮湿的气候中。阿拉伯文已取代了精确描述的马来文。

马来文化渐受侵蚀

由于文化挪用的行为仰赖受挪用文化给人的刻板观念,(因此)对它的了解往往是浅薄的。

一些人认为西方文化的一切都是危险的,坏的,但认为中东的一切都是好的。部分原因是人们想像中的中东(文化)影响的宗教特色。一些人甚至认为,在天堂说的语言是阿拉伯语。

不管一个人是如何看待,我们自己的文化无疑正受到侵蚀。

多少人很了解马来历史、语文或者艺术?我们太多原有的表演艺术,不再获准表演。雕刻、纺织和雕塑工匠越来越难找了。形成我们文化的所有元素,都因为忽视而正在消失。

然而,我们的种族优越论先锋在为此斗争吗?他们老是归咎别人令他们感到不如人,却做了什么来好好保护他们一度引以为荣的文化的真正元素呢?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