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是统考的问题

由38所独中委托的董总纠纷协调小组,联合中华总商会以及七大乡团组成的“巴生调解团”有需要监督今年的统考筹备工作,确保统考能顺利举行吗?

董总自发生纠纷以来,“行政执行长”孔婉莹一再警告当权派勿把纠纷牵连到行政部,以免妨碍了统考的准备工作。

但实际上,孔婉莹早已牵涉进董总的纠纷,她主动摆明车马支持夺权派,又勾结夺权派占领董总行政大楼,她早已率领行政部淌这池浑水了。

因此,万一有一方蓄意弄到统考出岔子,两派必互指对方搞破坏,其中一方蒙不白之冤,所以,“巴生调解团”有必要联合两派来监督今年的统考筹备工作,但调解团在监督团里的成员须比其他两派的人多,这样才可发挥公正与制约的作用。尤其在孔婉莹她这个“行政执行长”名号是否名实相符的时候,更有必要成立由巴生调解团主导的统考监督团。

谁准独中生考统考

至于“巴生方案”的四大协商纲要的第二项:关中学生可否考统考。

一些政客、华团领袖和写评论文的人指责董总不该把统考定为内部考试。其实是马哈迪以副首相兼教育部长身分下令考统只许独中生参加,否则,政府一定对付。不知头尾的人可别胡言乱语。

又有人说,事隔那么多年,应该可以开放统考了。

我要请问这些人:政府是你做吗?

其实,董总和教总,还有独中工委会都没有批准关中学生考统考的权力,唯一有批准权的是教育部。

有人把教育部“知道”关中要报考统考解读为“批准”,那可太天真,任你翻遍天下各种词典字典,都没有把“知道”与“批准”相等起来的,所以,把“知道”解释成“批准”的人就如柏杨先生说的“学问大得令人害怕”,但这样大学问的人将成了贻害华人母语教育的千古罪人,只因为“政府不是你做”。

知道不等于批准

中国古代皇帝接到奏章后,如果他一时下不了决定,就批“知道了”;到了他有决定之后就批“所奏照准”或“所奏不准”,我之前已提过这事,所以,除了翻遍词典字典,又上溯两三千年中国历史,都没“知道”就等于“准许”这回事。

那么,应该怎样来处理关中可否考统考这个问题呢?最好、最简便的办法就是请马华两位部长以自己人的方便去问副首相兼教育部长慕尤丁,不论可或不可,都请他给一个肯定的答案,如果批准关中学生考统考就请发出公函给董总作为凭据。

如果马华连这个问题都不敢去问,或问了却不敢把答案告诉华社,那么,教育部肯定不认为关中是华文独中。

既不是独中却让它考统考,后果谁负?董总若被判罚款,谁付?董总主席若被判坐牢,谁能代他坐牢?

其实,董总在去年12月7日开会讨论可否让关中考统考,但夺权派7州18名中央代表全都缺席,会议开不成,原来这18名极力主张让关中考统考的中央代表私底下也认为关中不是独中,为了避免负担后果,所以不敢出席当日的会议。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