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张桌面:看见山的下午

看见山的下午,我正坐在艺术走廊上品尝学生为我泡制的咖啡。香浓,只是甜了一些。六十多位学生都很快乐。有3个学生在唱歌,《爱很简单》。更早的几位唱《可惜没有如果》,电台爱播的曲子。一位老师说,唱歌的女同学是“歌创社”的,书读得很好。我对她看了一眼。我知道,昨天我才翻阅他们的成绩。

看见山的下午,可以感受学生们难以压抑的兴奋正鼓噪着。她们将艺术走廊的玻璃窗户关闭,布置成为咖啡座,让咖啡与蛋糕的香气弥漫在冷气间。学生为我照了一张即影即现的照片。年华逐渐老去真是无可奈何。但是学生们的笑声很快就激起欢欣的心情。

本来是没有的

看见山的下午,从我坐着的角度向外望,那边厢,一群男生正激烈地追逐一个足球。草地翠绿,笑声嘹亮。艺术走廊是衔接敬爱楼及勤朴楼的高空架桥,设计现代,可以从高处透过三面玻璃窗户俯瞰草场上的活动。男生们在户外冲刺,女生们在悬挂的艺术走廊上悠闲地唱歌作乐,形成幸福的画面。

是的,那个下午我看见了山。其实这样说是没有逻辑的,因为巍峨的山一直站立在那儿。有时候清晨站在校园的某一个角落,看孩子们被安排在青翠的草场上晨读,抬头就望见了庞大的山,默默地注视。山有多层的面貌。碰上云雾缭绕,山显得无比妩媚。最近过了清明,天渐渐亮的早,山的轮廓变得很清晰。

能够在这样的午后这样的咖啡座内看见山,是很难得的福气。高架桥本来是没有的。但是经过特别的规划,我们就有了这么一座可以俯瞰校景的玻璃走廊。艺术走廊本来也是没有的,但是经过美术老师的构思,高空架桥就成为展览艺术的空间。咖啡座,也是学生们配合辅导周临时的装置。是的,有很多本来不存在的设备,都是在一个意念下催生,矗立在我们的校园。

朋友问:“为何还流连校园?”

6年过去,我还在这里服务。眼看着陈旧的楼房被拆卸,代之而起的是美观的建筑。一步一脚印,只是为了未来的孩子。没有树荫的大王椰子树,换上金急雨,校园内黄花开始冒现,启示着来年繁花似锦的气象。

以沉默回应粗暴语言

在发展的道路上,流言蜚语像小孩的麻疹,发了,熄灭了。以沉默回应粗暴的语言,终于一切回归自然。学生人数逐年剧增,校园内欢乐的笑声更加热闹。他们抱着忐忑的心情进来,六年后在毕业典礼上快乐地相拥而哭,依依不舍离开黄花逐年璀璨的校园。明年又迎来一批稚气的新生。

看见山的那个下午,我充满欢乐与感激,居然妄想与山同在,无时不凝视绿色的草场。人虽老,且看黄花依旧笑春风。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