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部剧和集团

最近追看日剧《半泽直树》,剧里反映银行家职场竞争实况,刻划以钱和账目为主轴的生存条件,实在精彩。

让我印象深刻的是,借贷者有借不还,哪怕是借贷人申请破产或走法律漏洞逃税私存,只要负责银行家能依法回收所借出的贷款,最终无需被银行处分,还能在人事布局上获得主动权,一整组人升官。

这生存之道引我怀想最近热门课题,以此举例,但我先申明例子纯属虚构,如有雷同,实属巧合。

是这样的,最近有一间大集团的领导人遭顾问施压,要领导人解释集团子公司420亿下落,顾问还告诉股东,在集团担保下一些资产可能无法回收,连累集团债务一发不可收拾。

还好领导人和团队沉着应对,也在内部搞了一项全新制度,据说制度下每年可为集团带来330亿收入。领导人如果还能继任两年,至少能确保近700亿新收入来源,有能力抵消先前可能犯下的420亿投资失误。

一波未平,顾问再爆料另一子公司相信也扛债470多亿,股东钱几乎用在支持这家公司,领导人又要头痛。

故事还没完,但我在这里打住,希望大家思考。究竟集团董事会该给机会现任领导人,回收所有被质问的钱,还是要拉他下台?董事会有信心新领导团队接管,庞大债务会马上回收?股东难道不会担心,换了负责人事件会不了了之?

一间集团和银行一样,钱的管理是其次,因为集团有大把融资筹钱的方式,反倒是人的管理才是关键。人才掌管用钱、落实投资计划、化解人事斗争,股东必须现实一点,领导人有能耐在没有亏损的情况下回收投资金,实不该弹劾他。

股东只要公司赚钱

真要现实一点,他国贪污事件领袖被拉下台或入狱,有关债务和遭滥用资产几乎不会交代如何回收,损失必然由股东承担,随即一系列转亏为盈计划推出,事件落幕。

交易是实际的,尤其银行领域,人人明白“晴天开伞,雨天收伞”道理,所以当一间公司被爆有违约还债风险,放贷银行马上急着回收借贷,这是很正常的事,无需夸大其词。

我举例的集团问题其实在于,董事会的共同敌人已经不在。

大集团人人想往上爬,看着现任领导除去共同敌人,敌人盟友也释放善意要和领导合作,也难怪其他势力二三线领导要掀开乱局,寻求突破才有机会更上一层楼。搞人事的领袖知道,集团稳健发展也意味有本钱去争取属于自己的东西,他们懂得股东心态,股东只在乎集团怎么保存投入的资金,不管领导人怎样冒险用钱赚钱,以及收钱。还有,他们的情绪容易被煽动。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