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成员家里遭装窃听器 天安门母亲遭窃听

(北京2日讯)“天安门母亲”在六四事件26周年前夕,发表公开信,信中表示,当局加强对她们的监控及窃听,自今年初开始,将窃听器置入某成员的家里,偷录各人的讨论内容,之后威吓,她们谴责当局做法卑劣。

据报道,天安门母亲授权中国人权发表她们撰写的纪念文章。文章表示,自1995年以来,她们每年都要秉笔直书,要求公开公正解决六四问题。

监控无孔不入

文章还说,对天安门母亲群体的监控并没有随着六四25周年过去而停止,而是转入“新常态”,甚至达到无孔不入的地步。

在本次的公开纪念文章中签名的共有129人。

天安门母亲是六四事件死难者的母亲发起并组成、要求中共平反1989年民运的组织,多年来一直呼吁彻查及公布六四事件,向死难者家属公开道歉。

丁子霖:不准拜祭亡儿

天安门母亲发起人丁子霖表示,近日家中被安装窃听器,私人聚会被偷听及录音。中央当局已派人在住所外站岗,也不准她在3日儿子蒋捷连死忌当晚前往木樨地拜祭。

丁子霖说,相信当局是趁她被带去外游不在家时,在她家中装上高科技监听器,窃听天安门母亲的私人聚会,事后更将聚会内容的录音,向出席者播放。

她表示在录音内容中,清楚听到她的声音,以及她在朗读一封未发表过的公开信内容。

她表示会继续争取在有生之年,能再有机会到木樨地悼念亡儿。

赵紫阳儿子透露 父亲身边人监控收紧

已故前中共总书记赵紫阳的儿子赵二军认为,中国多年来无推动政治改革,社会气氛较1980年代时更差,对知识界的打压更重。

他又说,当局对家属的监控从无放松,对同赵紫阳有关人士的监控,愈收愈紧。

赵二军告诉香港电台,对于父亲有机会获重新评价不感乐观。

他认为,父亲已被中央视为“敌我矛盾”的目标,影响管治,但另一位已故前总书记胡耀邦仍有值得利用之处,故当局容许举办胡耀邦座谈会,也捐款予胡耀邦网站用于营运。

另一方面,赵紫阳逝世10年,至今仍未安葬。

他估计,当局因未能解决安葬规格和选址监控安排等问题,令事件处于胶着,相信父亲安葬安排会无了期拖延。

赵二军表示,在清明节后,中央组织部曾陪同家属视察公墓,并推荐其中两个分别位于北京丰台区和门头沟的公墓,但其后又说要再研究。

他相信,当局要选择一个比目前富强胡同旧居更易控制的地点有难度,担心一旦有数以千计甚至万计、不满政府的群众在公墓聚集,当局难以控制。

天安门母亲公开信 要真相赔偿问责

“天安门母亲”的公开信,重申要求公开、公正地解决六四遗留的问题,她们提出3项诉求,包括:重新调查六四事件,公布死者名单和人数;向每位死者家属交待及赔偿;立案侦查,追究责任者刑责。

公开信还引用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今年3月就日本领导人应对日本侵华战争承担历史责任所说的话,“对于一个国家的领导人来说,不仅要继承前人所创造的成就,也应该担负起前人罪行所带来的历史责任”。

公开信同时反问说,同样道理,“当年中国的领导人毛泽东、邓小平犯下的一系列人为的乃至杀人的罪行,他们的后继者是否也要担负起由此带来的历史责任呢?”

公开信批评,六四至今的几届领导人,都对六四事件采取选择性遗忘。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