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不再当道

“有责任治理人士组织”(CAGM)主席末再纳阿比丁要敦马哈迪澄清他1981-2003在任期间的“超过一打财务丑闻”。

末再纳要敦马回答巴里韦恩(《马来西亚独行侠》作者)指称他在任期间“挥霍”

1000亿令吉,否则将对敦马发出公民诉讼。他们也悬赏能发现隐藏“现金”或“资产”的证据线索。

可以理解,大家把目光集中在首相的效忠者。我想,“赤手空拳”的激战已开始。

他的戏已唱完

拿督斯里纳吉最后的主要发文中,以补充形式提及敦马没有得到“他想得到的东西”,加强了敦马因纳吉拒绝其要求而生怨的说法。

对敦马来说,1MDB是金边餐盘端来的美食。

一开始,他宣布撤回个人支持,巫统没有动静。然后,他用“钱在哪里?”要求纳吉辞职,却有连锁反应。久憋的各种不满现在有了聚集点,接着有恶名昭彰的闭门会议录像。最明显的结果是,副主席拿督斯里沙菲益阿达公开支持署理主席丹斯里慕尤丁。

敦马比其他人更有资格对党领导(即国家领导)高调评论。不过,推翻在任者必须遵循规则和惯例。他可以组团在明年党选把纳吉打得落花流水,或在此前召开特大将他撤职,也可以让国阵最高理事会投不信任票。

如果他认为他无法做到上述事项,是因为他不再有那种政治权力,那么他必须面对事实:这是别人的时代了。他不能再当道。他的戏已唱完。

实际上,每日攻击可能比1MDB债务对国家(投资者信心)造成更多伤害。

敦马无疑全心全意爱国,不过爱国不是他专有的特权。我们熬过了敦马的时代,虽然并非毫发无损。我们从好的事物获利,并学会管理不太好的事物。

他也有“蠢事”

当时,他的一些“挥霍”相当糟糕:(1)玲珑(Renong):通过南北大道(PLUS)偿还近90亿令吉债务,最终由国库控股(Khazanah)接手;(2)马航:政府以每股8令吉(同于先前售价)购回股权,而市价仅每股3.69令吉。债务已升级至20亿令吉;(3)船务控股公司(KPB):马国际船务(MISC)向国油发股集资,收购KPB全部船务和资产。KPB股价从1996到1998暴跌90%;(4)外汇丑闻:代价300亿令吉;(5)柏华惹钢铁灾难:代价80-100亿令吉;(6)土著金融(BMF):代价30亿令吉、查账加里尔依布拉欣被谋杀(1983年)。

上述事件是从记忆随机选录。

当时,敦马可挨过风暴,是因为资讯科技尚未渗透人民生活,社交媒体害虫也不存在。

他必须让我们前进———自己当道。毕竟他已当道22年,尽管有三权分立制度。即使敦马最热心和高调的效忠者,也近乎不可能辩驳,贪污、警方声誉、司法和总检察署的现状是敦马遗风之一。

说到遗风,已故强硬专制统治者李光耀受普遍尊敬,因为他用政治力量让国家获利;而受唾弃的马可斯及其他人用来让自身和朋党获利。那是基本的差别。

论传奇

早逝可为“不朽”铺路。

切格瓦拉(1928-67),马克思主义革命家,39岁去世。他乱发戴四角帽的肖像仍是受欢迎的衬衫图案。“猫王”皮礼士利(1935-77)每年8月16日冥诞是全世界(包括大马)的庆典。玛丽莲梦露(1926-62)永远保持美貌。李小龙(1940-73)等于中国功夫。黛安娜王妃(1961-97)也会被永远怀念。

但也有例外。法兰克辛纳特拉活到近83岁。

1940年代,他是少年偶像,有长袜粉丝团,直到1998年离世仍有名。茱莉安德鲁丝(1935-)是在世传奇。

丘吉尔(1874-1965)声望日隆,遗风广传。

2015年1月30日逝世50周年,更是盛大纪念。

马龙白兰度活到80岁(2004),最后20年形象可笑。如果他优雅退休,死时很可能更伟大。“玉婆”伊莉莎白泰莱(1932-2011)就做到了。

附笔
本周伊斯兰党党选结果将直接影响民联和巫统的马来-回教徒政治方向。第13届大选中,伊党赢得的21国席和85州席,对手都是巫统候选人。

(详棋译)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