驻足红尘:浮想

然而这吞钗,实在无法“姑且”信之。那钗呀,是累累赘赘的叮叮当当款式,那是多么有棱有角而又尖锐之物啊!就莫说吞了,仅仅是放入口中也成问题,还怎么吞呢?

古人的所言所行,有许多是很让人疑惑的。

这也就是说,照单全收,蒙蒙懂懂,不求甚解就没问题。若你仔细想一想,或反复思量,便会发觉有许多是很有问题的,甚至经不起推敲。比如:吞钗。

这是我在粤剧《紫钗记》里“看到”的。已经过去很多年了,可是至今仍然印象深刻。

《紫钗记》原先是由明代剧作家汤显祖根据唐代传奇《霍小玉传》而改编的昆剧。把原作李益对霍小玉的始乱终弃改为有情人终成眷属。而粤剧版的《紫钗记》则由唐涤生改编。大致是根据汤显祖的版本改编,所以才有“吞钗拒婚”这一幕。

任剑辉饰演的李益不肯休掉霍小玉另娶他所不爱的女子,威胁着要吞钗自尽。当时我还以为是听错了———什么,吞钗?这方法能行吗?

是有听说过,古人有吞金自尽的举措,可此举也颇费思量。不过尚可勉强“姑且”信之。

姑且的理由是:人家只是说“吞金”,可并没有说所吞之金的体积有多大,到底还是留有余地的没有把话说尽,让有疑问的人自己掂量。

然而这吞钗,实在无法“姑且”信之。那钗呀,早已让李益捏在手中,清清楚楚地让观众看个分明,是累累赘赘的叮叮当当款式,那是多么有棱有角而又尖锐之物啊!就莫说吞了,仅仅是放入口中也成问题,还怎么吞呢?

这可是唐涤生的改编,不由失笑———是啊,李益是应该要报答霍小玉的(光是“盼君望君醉君梦君”

8个字,辞藻之美、之浪漫、之缠绵,已是无以伦比!唐涤生,真不愧为一代唱词宗师)可也不必如此这般吧。

吞钗吞金都是败笔

不过说到古人的自尽,尤其是中国人。一旦牵涉到殉国、殉情、殉道什么的,永远昂首挺胸,永远义无反顾,一往壮烈到底,完全没有商量的余地;嚼舌、撞墙、剪刀插腹,血淋淋地死给你看。至于比较温和点的上吊、投河之类的,死前那一刻,万念俱灰是肯定的。不论是粤语片、华语片,还是台湾闽南语的电视剧,上吊之前,必然是手执白绫,走几步停一下,凝望远方,再向前走……投河或投海自溺的也大致是这样。

关于死,有重如泰山,有轻如鸿毛之分。但是自杀,不管是吞钗还是吞金,都是败笔。

但凡殉者,是以死来维护对某种理想或信仰的坚持。而作家的内心深处,都具有某种的浪漫情怀。殉得重或轻,不由局外者来判断。为爱情故的,一旦认定了便从此海枯石烂永不渝。汤显祖是我喜爱的剧作家;唐涤生的才情更非同一般,他的唱词典雅华丽而缠绵悱恻,充满了远古的藻思绮合,却又清丽得惊人。沉迷在其中,一眼瞥见当今流行的“现代文体”,竟有格外突兀之感,问题想必是出在我自己。我所喜欢的典雅文藻,清丽气息,似乎只有台北的周梦蝶,可惜此公也仙逝了……当今之世,相信再也没有人愿意继承了———还有的就是,键盘敲打字多简易啊,谁还会用手写字?就更别说滴水入砚慢慢研墨。现在你让我说“写作”,我还得犹疑一下:写?说错了吧?字不是敲键盘打出来的吗?

经不起推敲

对于现时电脑时代的写作,该怎么说才算是准确无误的呢?想来禁不住皱眉,一肚子的纳闷。就像吞钗,明明是经不起推敲,却把文学点缀得如此华美,可也充满天地间的忧伤,那忧伤既是艰涩的,也是苍老的……殉情与殉道,都是因情感有所附托,理想得到维护,真爱一生,好死不如歹活。就像那春蚕,抽完了它柔情的丝,还愿意被做成衣裳依附在你的身上给你取暖。

我说的是文学艺术,从此岸到彼岸,抵达之前无一不是过程。浮想翩联,古典而娇俏。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