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员总会如此这般

马泰边境发现乱葬岗,我国的边防再度成为课题,执法部队的效率更受诟病。

内政部副部长拿督斯里旺朱乃迪星期日承认,政府必须接受我国边境因地理问题容易被穿越的事实。

他承认可能有大马人涉及人口贩卖的活动,但否认背后主谋是大马人,而是邻国泰国人。他解释,玻璃市旺吉辇的乱葬岗的地点处于马方边界的200至400米距离,因这些非法集团看准该地区不受监督。

他强调,人口贩卖有很多因素造成如行贿或地理位置,但玻璃市乱葬岗事件主要因素是地理位置。部长的说词显然值得商榷,国人自然知道马泰边界绵延数百千里,崇山峻岭地势险要,要严密防守肯定不是易事,必须加倍功夫,但人为因素却是更大的问题。

我国的边防情况非常恶劣,东马的沙巴州海域阿布萨亚夫武装分子来去自如,掳人事件如家常便饭。每隔一段时间就传出坏消息,导致人心惶惶,旅游业一落千丈,更引起外国人的担忧与不安,对告各自国家的人民警惕,勿轻易到沙巴海域玩乐。政府肯定也关注这些事件的发生,也设立了沙巴东部安全区,加强海域的巡逻,阻止海上武装分子再度入侵,然而,海上武装分子仍然来去自如,所谓的沙巴东部安全区也形同虚设,无法起阻吓作用。

首相署部长拿督斯里沙希淡认为,要在玻璃市边境的森林保护区围篱或建围墙以防偷渡客并非是最好的方法,这种建议说易行难。他认为最好的方法是各执法部门以及辅助单位,如志愿警卫团以及后备军不时联合巡视。

这话说得合情合理,也是全民期望执法单位所能扮演的角色。但长期以来,何以我国的边防却是如此疏漏连连,让不法之徒如入无人之境,其中原因心照不宣。

所以,政府最应该优先检讨的是执法部队的效率问题,执法不彰,纵使有更好的制度或措施也形同虚设。

在马泰边界,举手打招呼或点头就可以通关无阻,这种现象只能说明我国执法人员的贪腐或失责情况严重,负责执法的人员轻易让人民在边界自由进出,干着走私贩运物品的勾当。

执法人员口袋的小额进账,却使国家损失大笔的税收,更严重是典当国家安全。

前首相敦阿都拉一句批评的话如今成为经典,我国拥有第一流的设备,但却只拥有第三流的执行能力。

政府部门长官最擅长信口开河,当边界贩卖人口猖獗的时刻,长官就建议筑起围篱防止偷渡客的潜入;当沙巴度假胜地发生海盗或恐怖分子掳人事件,就有人建议购买攻击型直升机。但是,国民所感到疑惑的是,长官们放话之后事故还是照样发生,政府是否有痛下决心、正本清源的改革,确保政策有效落实及执行。

执法不力,从前如是、当下如是,将来难道也如是?

上则新闻 下则新闻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