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装置艺术之父李健省艺术作品回顾之九:真挚

艺术创作最重要的是要有真挚的情感。

1989年资深报人Philip Mathew为《海峡时报》(New Straits Times Annual1990Malaysia)年刊整理巴生百年历史时,带来专栏作者Lam Seng Fatt特写我鲜为人知的《1960年代-巴生素描系列》(Home Scenes-Symbiosis of an artist and his hometown-LEE Kian Seng”)。这系列素描创作在马来西亚很多角落激发了后来的郊区写生活动与怀古建筑画风的流行,线条里流露的真挚,酣畅淋漓、触动了国内外很多同道和收藏家的心眼。

呈现人类生命本质赤子之心关怀环境,我从观察大自然写生朴实的年代开始,不间断正向发展到近年《当今系列》里其中的一小组油画,列如“地球———我的故乡”、“水”等等;在探索生命奥秘过程中,呈现人类生命本质的实相、反映人类的行为以及所面临的挑战。

近来也有多位年轻艺术工作者向我投诉,商业气味侵袭艺术圈使许多人作品内容贫乏。

是的,商业,艺术与权力的勾结往往造成“画家/画匠”去重复生产千篇一律、没有灵魂的“作品”。历史上所有大师都具备不随波逐流、不附庸政治、不与市场共舞的节操。

“……商业化会在最短的时间吃掉所有的文化。”曾仕强教授的话很深刻。

——李健省口述

伟大的艺术家见人所未见,其艺术作品拥有透视未来的潜力与意蕴,它拥有隐喻的功能,其作品许多时候是一种概念的设想,它或许因为超越时代而模糊不清,但却是有力的洞见,使人可能进入一种全新的心灵状态,意识一个还未实现的实在。

1975年,李健省在国家艺术馆发表〈橡胶〉。这件装置艺术共分两个部分,一个部分装置在艺术馆内,另一半则在馆外。馆内陈列的是一个以士敏土包著的橡胶树干,但其树枝却是以金属制成,树叶则是塑胶所造。馆外陈列的是躺卧在轮胎上,以士敏土包着的橡胶树干。这作品反映李健省对环境课题的思考,在钢骨水泥科技的文明冲击下,大自然与科技,环境与人,到底应该拥有一种怎样的关系?生命、实在、存在、科技、生存、自然,不是没有实体性的东西,科学与艺术,还有环境与自然,是人在意识、反思和解释生命时不能逃避的符号。艺术家的创作,往往是一面镜子,它以综合性的折射模式,力图反映与理解生命的吊诡与难题,企图深透到它们的具体意义中去探索生命与存在的逻辑。

我国社会在20世纪90年代才开始关注与思考环境和环保的课题,但李健省早在20年前,就已经思索了。
(欧阳文风)

上则新闻 下则新闻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